使用帮助  
会员浏览
    fan77的日记 用户日记页 -- 关闭
 
第六章续集字体[ ] 颜色[ 绿 ]
分类:文学创作  创建于:2016-01-16 被查看:737次 [收藏:日记|作者] [评论]

说起足球,王跳跃就像是变了一个人似地,他这身球技,还是他父亲传给他的。据王跳跃他父亲回忆,王跳跃他爷爷是一名水手,是一名混血人种,来自中美洲地区的哥斯达黎加,年轻的时候来到中国,认识了王跳跃他奶奶,后来就一直留在了中国。

哥斯达黎加这个国家不大,但是举国上下大多数人都喜爱踢球。王跳跃的父亲得到了他爷爷的指点,可惜空有一身球技,文化大革命时期,在那个动乱的年代,只好将球技深深地隐藏下来。现在好了,遇到好时候了。可是他父亲因为年迈体弱,又染上了疾病,所幸球技传了下来。

王跳跃今年还差两个月满十七岁,身上流淌着拉美地区的血液,弹跳能力尤其出众。龙一飞很看好他,未来在足球上的道路。鲁冰花却有一些担忧,王跳跃什么都好,会不会个子太矮了。要知道足球场上,个子高会有很大的优势。

龙一飞笑着解释:“在足球世界里,球王贝利、马拉多拉以及现在当红的梅西,个个身材都不高。但是要看他们那一双粗壮有力的大腿和球技,你的担忧就会烟消云散了。”

鲁冰花红在脸,吐了吐香舌低声说道:“外行人说的话,大家就当什么也没有听见。”跷跷板邀请王跳跃空闲时间,去他们租住的地方做客,一行人向王跳跃告辞了。

在返回租住的房子路上,跷跷板提醒龙一飞,王跳跃是位孝子,他会离开年迈有病的父亲外出踢球吗?要知道前不久,买西提的事情,就是一个例子。

跷跷板的一席话提醒了龙一飞,这的确是个问题。像王跳跃家里这种特殊情况需要谨慎对待。回到二楼上,龙一飞一言不发望向远方。跷跷板贴近他身旁说道:“如果解决了王跳跃的后顾之忧,相信他踢球会更有冲劲。”龙一飞点点头,加上一句,“王跳跃的情况与买西提不一样,他不能离家远了,只能在上海本地的球队效力。这样可以方便他照顾父亲。上海这些球队,这些年来,我在球场上踢进了他们无数球,得罪了上海许多俱乐部,我出面恐怕不合适。”龙一飞说出了心里的担忧。

跷跷板点点头,鲁冰花听见了俩人的谈话,她拉着跷跷板走下楼梯,在一楼对她说道:“龙一飞放弃了球队地域之间,普遍存在的狭隘观念非常难得,他不方便出面帮助王跳跃,你可以呀!不要忘记了,你老爸是干什么的。”鲁冰花的一句话提醒了跷跷板,她拍了拍脑门,“对了。怎么忘记了老爸,这位专门解决难题的高人。”

随后跷跷板拨通了乔木的手机,乔木的手机一般24小时都能保持畅通,除了公务之外,就是专门接爱女的热线,今天终于等着了一个。见是跷跷板的号码,忙应声:“是跷跷板吗?爱女有什么吩咐,但是难度不要太高了,否则我很头痛。”乔木知道爱女找他,一般无事不登三宝殿,除非跷跷板在外面,遇着无法解决的难题了,否则这一通热线是不会响的。

跷跷板笑了,“哎哟!老爸,你说什么呀!把我看着什么人了,那是很久以前的事了,你还记着。哼!这么爱记仇,哪……我挂了。”跷跷板一上来先撒娇,先拿气势镇着她老爸。

“喂!喂!我开个玩笑,我错了还不行吗?”乔木与闺女对话,向来只有认输的份。“呵呵……”跷跷板在另一边发出了一连串的笑声。

跷跷板讲了在上海遭遇的难题,请她老爸无论如何要帮助王跳跃。在上海的几支球队里选出一支来,让王跳跃参加上海的俱乐部。还有帮助王跳跃他老爸,因为年迈行动不便的原因。乔木仔细听了,他很谨慎,没有马上答复跷跷板,说道:“需要时间,需要和上海的相关人员进行磋商。”跷跷板知道他老爸历来如此,在电话里谈事情,谈到后面,就是一长串的官话。不过还好,每次都没有让跷跷板失望。“我等你的好消息”跷跷板挂了电话。跷跷板的意思可以理解成,快点来电话,不要让我等久了。当然其中的道理,只有父女俩才知道。

乔木用手轻轻地敲了敲桌面,他坐在办公室自己的逍遥椅上思考问题。爱女最近对足球很是上心,都是因为哪个叫什么……龙一飞的小子。乔木让秘书私下打探龙一飞的家世背景,从中得到了一点消息。这小子的母亲严小旗,还是一位了不起的人物,拥有两家上市公司,这小子是独子,不去替他母亲打理公司,一门心思专门喜爱足球。

他可不愿意让爱女与那些混混搅在一起。但是从秘书那里了解到,龙一飞为人做事一向很低调,他在红金龙球队,有今天的成就,完全靠自己的勤奋努力取得的。只是前不久,输了一场比赛,不知道为了什么?辞去俱乐部的一切职务外出至今。乔木摇摇头,如今的年轻人越来越看不懂了。不知道这位龙一飞究竟要干什么?

爱女也不像是没有头脑的一个人,乔木深知跷跷板的性格。跷跷板要他帮助一位生活困难,同样喜爱踢球的年轻人。从中可以分析出,跷跷板是在外面做一件善事。乔木思考了一会,认为应该没有问题,不会是什么出格的事情。尽管乔木打小就宠着跷跷板,但是他也有自己的原则和底线,跨越了这个原则,就是另一回事情了。乔木拿起了电话,让秘书接通上海方面的电话。

龙一飞也没有闲着,一连几天抽空就去帮助王跳跃家里,替王跳跃照顾他父亲,跷跷板和鲁冰花帮助打扫王跳跃家里的清洁卫生。几人分工合作,屋里屋外忙进忙出,弄得王跳跃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王跳跃他父亲躺在床上,眼里含着泪花,望着几位年轻人连声道谢。在跷跷板他父亲没有解决王跳跃的后顾之忧之前,龙一飞他们决定,暂时不把王跳跃参加俱乐部踢球的事情告诉他,以免让他失望。

第三天,来了几位当地政府模样的人员,敲开王跳跃家的房门。其中一位街道社区管理干部说道:“王跳跃能够参加著名的沪上球队,也是整个社区的荣誉,出于关心和爱护的角度,社区应该出面帮助有困难的家庭。”接着现场办理了让王跳跃父亲入住,街道办的老年公寓。并且为王跳跃准备了,参加沪上俱乐部的所有资料,明天就去俱乐部试训,并祝他能够顺利录取。

真没想到跷跷板她老爸办事效率会这么快,龙一飞高兴极了。跷跷板与鲁冰花忙碌着马上去超市购买,准备去街道老年公寓的生活用品。大家这样热心,最受感动的当然是王跳跃。王跳跃握着龙一飞的手,感谢他,让他有机会实现自己的梦想,一定会在俱乐部施展自己的才华,不让大家失望。

王跳跃的事情可以告一个段落,但是龙一飞的一趟上海之行,还远远没有结束,希望接着还能够有所收获。他一连几天,拉着跷跷板穿梭在上海好几家足球训练场,坐在甲壳虫车里,希望能够再次发现几位有足球天分的人员。但是很遗憾,这次没有那么幸运了,球场上再也没有发现像王跳跃那样的人影了。

怎么办?回到租住的地方,在二楼上龙一飞低头无语。寻找一位技术全面,对足球有灵性的队员,真是大海捞针。连日来,在训练场看了许多踢足球潜在的苗子,跷跷板用手指了其中好几位,这次没有像王跳跃那样了,能够发生奇迹,吸引住龙一飞的眼光。

好在不久就得到了王跳跃的好消息,王跳跃带着喜讯来到龙一飞他们租住的地方。他顺利的通过了沪上俱乐部试训考试,有幸成为了俱乐部一名签约队员。龙一飞心情正在郁闷,表示要喝一杯,以此来祝贺他。

跷跷板买来了下酒菜,什么三黄油鸡、脆皮乳鸽、双虾仁、水晶包、咕老肉等等,都是上海的特色菜,还把死党鲁冰花叫来,大家在跷跷板租住的二楼开怀畅谈。

席间听说了龙一飞寻找优秀足球人才的计划,王跳跃非常感兴趣。要知道中国足球因为很多因素的原因,在足球场上屡次让国人失望。这让许多喜爱踢足球的人员们,一个个憋了很大一口气,早就想寻找一个时机在足球场上,把所有的面子挣回来。

这次龙一飞的寻找计划就是一个难得的机会,当听说还差不少队员时,王跳跃说出了隐藏在心中的一个小秘密。听说他爷爷在世的时候,结识了解放前河南省登封地区一位武僧。这位武僧的足球技术相当了得,踢起球来不在他爷爷之下,脚下技术出神入化。可惜当时是旧社会,通讯往来十分不便,后来就渐渐失去了联系。

龙一飞听得入了神,心里燃起了一丝希望。怎么没想到河南的武僧呢?他大叫一声,“好!”他正在发愁之时,没想到会得到这么多喜爱足球人士的帮助。寻找足球人才的计划,应该要不间断持续下去,跷跷板和鲁冰花也为他加油、鼓劲。当晚为了这个值得高兴的事情,龙一飞与王跳跃酣畅淋漓的干了几大杯。

鲁冰花与跷跷板拥抱告别,鲁冰花悄悄对乔巧妹说道:“我就不明白了,除了人长得还算看得过去,喜爱踢球,就没有看出他哪一点好。”鲁冰花对跷跷板咬耳朵根子,俩人说着女人之间的闺蜜话题。跷跷板面露潮红,半眯着双眼。“你不懂关键时刻,什么是患难与共?什么是生死相依?”

“啧啧……什么时候变得都生死相依了”鲁冰花嘴里发出一连串感叹声,怀疑自己的闺蜜,数月不见简直是大变样了,完了,闺蜜被敌人沦陷了。

她当然没有经历过,跷跷板在倾盆大雨中,汽车坏在高速路上无助的等待。在云南的苍山、洱海,美丽的自然景观,神秘的香格里拉,一望无际的大草原。还有在狼群中,龙一飞骑马冒着生命危险冲出去的一瞬间。所有这些刻骨铭记的回忆,怎能让跷跷板不对陪伴在身边的一位男子汉,产生无限的眷恋之情。

鲁冰花听得浮想联翩,好半响才说道:“好羡慕你的奇遇。一趟外出拍照之行,就有那么多美妙的事情发生。明天,我也辞了工作,出去瞎混一阵,说不定也能捞着一个。”两位女生嘻嘻哈哈笑着一团,只要俩人待在一起,就一定会有说不完的八卦话题。

龙一飞搬完了最后一件行李,到了分手的时候,鲁冰花驾驶跷跷板的甲壳虫,挥手向他们告别。跷跷板仍然坐在蓝色丰田车的副驾位置,手里抱着爱犬黑蝴蝶。几位好朋友在上海就此别过。

从上海去河南,有两条路可供选择。第一条路从上海到南京、徐州、郑州、登封。还有第二条路,上海、南京、蚌埠、许昌、登封。按照王跳跃提供的资料,河南省登封地区武僧的情况。

河南登封,是闻名中外少林寺的发源地,莫非与少林寺有什么联系?龙一飞思考着这个问题。少林寺从历史上分析,就有许多层出不穷的爱国人士,为了祖国的繁荣昌盛,做出过许多可歌可泣的英雄事迹。龙一飞想,如果少林武僧能够踢足球,他们自幼练习武术,身体基本功扎实,完全具备踢球的先天优势。

少林寺位于河南登封西北13公里的中岳嵩山南麓,与古都洛阳隔山相望,少林寺背依五乳峰,周围山峦环抱,峰峰相连,形成了少林寺的天然屏障。嵩山东为太室山,西为少室山,各拥三十六峰,峰峰有名,少林寺地处少室山脚密林之中。

跷跷板观察地图,她不想返回原路,那样意味着原地不动,有退缩的意思。她喜欢开辟新的道路,意味着,从此生活中有崭新的开始。跷跷板选择了第二条路。龙一飞调整了行进方向,按照跷跷板选择的道路,准备从第二条路前进。

几天之后,蓝色丰田越野车出现在河南登封少林寺山脚下,龙一飞与跷跷板缓步走下汽车,如今的少林寺已经发展成一处旅游胜地,无数游人兴致勃勃参观少林寺。

龙一飞此刻没有心情浏览古老的少林寺,他忙着做另外一件大事。少林寺的武僧,是唯一的一条线索。龙一飞和跷跷板步入少林寺内,一边参观各处殿堂,一边观察少林寺的僧侣。

整个少林寺内肃穆、祥和的气氛,丝毫看不出什么地方有弄枪舞棒的场景。龙一飞只好询问一位上了年纪的大师。据这位大师介绍,武僧一般不会出现在众人面前,他们有独立的院落习练武术,但也仅仅是强身健体。或则是表演兴致的武术团,根本没有听说与足球有关的事情。

不料初访就遭遇了不小的挫折,龙一飞并没有气馁。从广州出发至今,这样的经历已经不是第一次发生了,龙一飞只好结束了当天的寻访。

回到少林寺附近下塌的酒店,在餐厅用餐时,跷跷板提供了一个情况。据说,在少林寺周边,会武术的村落不在少数。如果去周边的村庄探访,或许能够找到一丝线索。龙一飞认为不错,毕竟足球是一项大众都喜爱的运动,说不定能够从喜爱足球的当地民众里,从中找到需要的线索。

第二天一大早,天色蒙蒙亮。跷跷板还在睡眼朦胧之际,就被龙一飞拍打起来。来到了武术的故乡少林寺,就不是睡懒觉的地方了。习武之人,一般都会选择清晨,练习自己的武术套路。俩人步行来到了少林寺周围的村落,经过一番探访,才感受到了什么是武术之乡。

一位上了年纪的老大娘,在自己的院落旁,提气聚神,脚踏四方。手里一把长剑,挥动自如。从她灵活的身形判断,简直不能把她当着一位上了年纪的老大娘。

老大娘院落附近另一户人家,一对中年夫妇,在自己的院子里,弄得呼呼着响。跷跷板出于好奇朝里张望。只见一位中年汉子,手里一根木棍,上下舞动,密不透风。他身边不远,一位中年妇女手里拎着一把大刀,砍、劈、刺、这位中年妇女挥汗如雨。

龙一飞从后面过来,轻轻地拍了拍跷跷板肩头,并向她招手,接着向里面指了指,示意跷跷板离开。一般练武之人,忌讳别人偷看。俩人不小心弄出了声响,那位中年妇人,将手里的大刀,砍向了身边的一株树枝,接着中年妇女用手一挥,那根细长的枝头,笔直地朝着龙一飞俩人站立的方向飞去,“啪”的一声钉在木门之上。

龙一飞、跷跷板急忙缩头退向了一边。“什么人……在外面偷偷摸摸”中年妇人喝道。木门嘎吱一声打开了,中年妇人威风凛凛手提大刀从里面跨出。龙一飞忙上前表示歉意。说道:“听见里面响动,不知道是在习武,请见谅。”听口音,中年妇人见是两位外乡人,出于好奇偷看自己习武。

见龙一飞与一位年轻女孩一副游客装扮,也就放松了戒备,“习武之地,有很多不成文的规矩,一般外人不得随意偷看,你们快走吧!”

“什么人呀!”院内的中年男人手持木棍跨出了木门。跷跷板见状灵机一动,上前说道:“你们好!无意中冒犯了,对不起。我们是在寻找会踢足球的武僧,你们能知道一些情况吗?”跷跷板心里想,既然是寻访,不如借此向这对会武术的夫妇探听一二。

“会踢球的武僧?”中年男人诧异地打量二人。他反问道:“这里是村庄,你们应该去寺里探访才对。”跷跷板嘴快说道:“寺里的师傅们,大部分都说不知道,因此我们才来到村庄。”

“哦!”中年妇人点头微笑道。“寺里有武僧团,但是一般都是供表演用的。倒是没有听说有什么会踢球的武僧。”她这句话是对中年男人说的。

中年男人抓了抓头缓缓说道:“你们说的是踢足球吧?”龙一飞说道“是的,就是现在很多年轻人脚下踢的那一种。”

中年妇人拍了一下身边男子的额头,“是你喜欢的项目,你们俩人进来谈吧!”没想到这家的男主人是位足球迷。中年男人笑呵呵的,进屋给龙一飞他们端来了两把凳子,那位中年妇人拎了一壶茶水,给远道而来的客人沏上。

中年男人笑着介绍自己:“他一位电视球迷,尤其爱观看国家队的比赛。只是球队太不给力了,为此,气得他砸了不少家里的凳子。他老伴特别担心,每当有重要比赛的时候,就十分紧张。当男主人津津有味地观看足球转播,就把家里的所有凳子,悄悄藏到邻居家去了。”中年男人嘴里嘿嘿的笑着。

“但是,你们怎会想到,少林寺的武僧会踢足球?”中年男人不解地问道。

龙一飞原原本本将这次来少林寺,寻访足球人才的事情全盘说出,希望能够有所收获。中年妇人好像听懂了什么,龙一飞他们来少林寺的目的。她说道:“好像……在少室山的后山沟,有一位年轻的武僧,听说他十分迷恋足球。”中年男人听到此,拍了拍大腿:“对了,一心只想到寺里的武僧了,怎么忘记了这个人。”

 

 


※ 来源: http://www.JiaoYou8.com ※
 
更多"文学创作"类日记
《七律》猎珍吟cacloud
《七绝》题夏菁古筝之彝族舞曲cacloud
《歌词》晚风cacloud
《歌词》念故乡cacloud
戏吟四季cacloud
《水调歌头》北斗新传cacloud
像極了愛情RiverTulip
《五绝》为友人题照cacloud
《七律》咏郁金香cacloud
《七绝》路易斯湖游吟cacloud
查看全部...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服务条款 - 隐私权政策
© Unknown Space , since 19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