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用帮助  
会员浏览
    fan77的日记 用户日记页 -- 关闭
 
第七章迷路字体[ ] 颜色[ 绿 ]
分类:文学创作  创建于:2016-01-16 被查看:709次 [收藏:日记|作者] [评论]

第七章

迷路

 

辞别热情的中年夫妇,时间来到了上午的十点左右。抬头望了一下,眼前群山环抱郁郁葱葱的山涧,进山的道路几乎全部是崎岖小道,龙一飞心里盘算着将蓝色丰田车停顿好,带上了一些必备的干粮和瓶装饮用水。跷跷板知道这时的龙一飞,心思早已飞到未曾谋面的僧侣上了。她换上了宽松的运动服,嘴里吆喝着爱犬黑玫瑰,俩人一前一后沿着进山的羊肠小道蹒跚前行。

好在狭长地山道,还算勉强能够可以行走,按照热心肠中年夫妇提供的信息,俩人徒步沿着西面少室山方向缓慢步行。跷跷板的爱犬黑玫瑰,趁着难得的机,一路上东张西望,好奇地盯着四周陌生的环境,撒着欢地在前面领路。

约莫一个半小时后,行至一个小山岗附近,一阵阵凉风袭来,令人倍感清爽。跷跷板虽然一年当中,因为拍摄工作的需要,一年里总要外出好几次。但是长期生活在都市的环境里,在体能上当然赶不上当运动员的龙一飞。好在当天的太阳还不算火辣,不然早就吃不消喊歇息了。

龙一飞站在她的身边,看着跷跷板额头上不断涌出的汗水,暗想,瞧这丫头片子,一声不吭地,走在这山道上,还蛮能吃苦嘛!当即决定,可不要把她那柔弱的身子骨累坏了,马上进行短暂的休息。

“哎呀!总算可以原地休息了。”跷跷板软绵绵地坐在路边一块青石板上,心里别提有多高兴了,她嘴里嚷嚷着:“喂!我说……赶紧地,来一瓶水。”这是在山涧里行走,不比她往日里,独自一人自由自在地,在风景区拍摄不然嘴里早已发出娇喘了。

龙一飞放下背包,拿出了干粮等食品,看头顶上这日头,该是进午餐的时间了。跷跷板取下了胸前的宝贝相机,嘴里不停地喘着气。随意扔掉了头上的遮阳帽,一楼乌黑的秀发随风飘逸。一仰头咕咚咕咚,一口气喝掉了半瓶矿泉水。一股透心凉的甘泉,自上而下穿过胸腔,只有经过长途跋涉的人,才知道其中的滋味。

龙一飞微笑着递给她一袋牛肉干,今天得吃干粮勉强应付了,这里可没有什么山珍海味,大闸蟹之类的玩意。瞧这附近的山岗上,远远地能够瞧见,散落在山谷里几处人家的房顶。已是正午时分了,袅袅炊烟在民居处上空徘徊。山里的人家大多数时间午饭较晚,这时候差不多忙完了地里的农活,一个个赶着回家烧饭。

越往里走,延绵不断的少室山弯弯曲曲,真不知道这位不知名的武僧在何处?龙一飞喝着矿泉水,眼睛瞧着四周的群山,盘算着下一步。

“我们是不是该去打探一下,哪位武僧的情况?”跷跷板问道。

“应该去问问附近的老乡,他们或许能提供一些帮助。”龙一飞答道。

龙一飞心里想,在此地一位行为怪异的僧侣,说不定老乡们都知道他居住在什么地方。歇息了好一阵,见时间差不多了,龙一飞收拾好背包,俩人朝着山谷里最近的一户人家走去。

可是万万没想到,一连走访了好几户老乡,大家对那位武僧的情况知道甚少,这不禁让龙一飞犯愁了。根据掌握的信息,那位武僧应该在少室山里,但是具体在什么地方?就要靠打听了。

少室山的规模说不大,但是眼睛里看到的,延绵不断的大山深处,要想找出一个人来,还是一件犯愁的事情。

“他不住在这附近,还在少室山的里面。”跷跷板摸着额头分析。“咱们得判断出,附近有什么寺庙没有?师傅们一般都是住在庙宇里。”跷跷板又在发挥她的聪明劲了。

龙一飞乍一听,分析得有道理,他点点头,俩人沿着这个思路继续上路打探。就在这时,午后的阳光悄悄地藏了起来,一朵朵黑压压地乌云从北面飘来,天空开始不知不觉阴沉了下来。

在这个季节,山里随时都会遭遇雨季。看着天空不断暗淡下来的云团,龙一飞心里不免焦虑起来。少室山深处,里面居住的人家特别稀少,往往要翻过好几个山岗才能看见一户人家。

龙一飞加快了脚下的步伐,照此情形发展下去,说不定俩人就会遭遇被雨淋的境地。上午还稍好一些,跷跷板还能够勉强跟上龙一飞的步伐,但是到了下午,跷跷板脚下的步伐就明显放慢了,跷跷板感觉到自己的双腿越来越沉重。

“你走那么快干嘛?”跷跷板远远地落在后面,她在山道上责问。

“大小姐,你看到天上的变化了吗?你快保佑咱们,别让咱们赶上这场雨了。这附近光秃秃山岗上,连一个遮风避雨的地方都没有。”龙一飞说出了自己的担忧。

跷跷板停住了脚步,双手叉腰仰望天空,心里嘀咕着:“呸你个乌鸦嘴,本来还不下雨,让你这么一嚷嚷,说不定就危险了。”跷跷板双手作揖朝着天上,心里默默许愿,但愿他们能够找到落脚点,避开这场大雨。

“轰隆隆……”突然,远处一阵低沉的雷声滚动,由远至近来到头顶上空。跷跷板慌神了。暗道:“奇怪了,不许愿还好,刚刚才作了揖,老天就开始唱反调,看来这趟少室山之行有点邪门。

“你还在磨蹭什么,快些走呀!”龙一飞在山道上不断催促。

“都是你,乌鸦嘴。”跷跷板鼓起小嘴,扮了一个鬼脸,一边揉着酸疼地大腿,一边向龙一飞走去。

站在山岗高处的龙一飞举手远眺,他想尽可能找到附近一个遮风挡雨的地方。很遗憾,一双炯炯有神的大眼四下观望,附近几个小山头什么都看不见。怎么办?

他待的山岗处,一阵阵凉风刮过。不好!起风了,这是即将下雨的征兆。很快跷跷板来到了他的身边,跷跷板张开樱桃小嘴,刚想数落龙一飞几句。一滴雨点落在了跷跷板的鼻尖上,接着雨点纷纷扬扬洒落下来。

跷跷板伸出洁白的手掌来,“呀!好你个一条龙,还真让你说中了。”跷跷板惶恐般说道。俩人站立的地方,几乎什么都没有,四周没有一颗像模像样的大树,只有几株低矮的小树丛。来不及多想了,龙一飞拉起跷跷板,匆匆忙忙向不远处的山坡,大约两百米远的一颗树跑去。

“哎哟!你手放轻点。”跷跷板一个年轻女孩子,细皮嫩肉的肌肤,怎么经得起龙一飞一双粗壮有力的大手,紧紧地握住她的手腕。

“不想被雨淋,就老实一点。”龙一飞似乎不想放慢脚步。跷跷板无可奈何被他拉着,在他后面横眉瞪眼。倒是她的爱犬黑玫瑰,转动着黑白分明的眼珠子,不明白小主人的这番亲昵举动。

雨势渐渐加大,天上的雷公倒配合得挺好,不时的在俩人头顶上方响起一个个闷雷。奔至远方那颗看起来稍大一点的树下,天上的雨势就收不着了,稀里哗啦地一泻千里。

刚待在树下还好,可是没过几分钟,从树梢缝隙处滴滴答答的雨水,顺着树枝、树叶不断侵蚀着俩人站立的地方。龙一飞顿时傻眼了。遭遇恶劣气候,龙一飞倒没怎么放在心上。往日在球场上,常常在比赛中途,能够遭遇天公不中美,吹风、下雨那是常有的事,甚至运气再差点,遇着下雪天,照样得把比赛踢完。但是今天的情况不同,身边的北京女孩咋办?

这雨还没完没了,眼看着是越下越大,在跷跷板身边蹲着的黑玫瑰,一个劲地摇晃着身体,使劲抖动身上的雨水。

“哦!我的相机,龙一飞你快把背包递给我。”跷跷板心疼她的宝贝相机,雨水很快淋湿了跷跷板的衣服。伴随着一股股山风袭来,跷跷板体内的温度在下降,她不由得全身一阵哆嗦,嘴里一个喷嚏脱口而出,“阿嚏!”

龙一飞脱下自己湿淋淋的外衣,挡在跷跷板头顶上方,这样起到了一个缓冲的效果,雨水不至于马上淋在跷跷板身上。跷跷板双手抱住缩成一团,让娇小的身躯,努力呆在这块温暖的外衣下面,尽管山谷里风雨飘渺,她心里是热乎的。

好在雨势并不绵长,不知道多长时间以后,渐渐收住了自己的威风。没有了雨水的浇灌,龙一飞暂时感到轻松了片刻。“阿嚏!……”跷跷板的鼻腔里,发出了鼻塞的症状。 “遭了,我们这位弱不禁风的大小姐感冒了。”龙一飞心里一沉。他抬头看了看天色,时间来到了下午点左右,天空仍是一片阴沉。无法确定后面还会有雨吗?

不行,得离开这里。山里的夜幕会来得比较早,至少他们需要找到一户人家,摆脱目前的不利状况。跷跷板如果再被雨淋,身体会吃不消。龙一飞走到山岗前面一处断崖处,举目四下张望。

山道上被雨水冲刷之后,就没有先前那样好走了。龙一飞辨别方向之后,催促着上路。跷跷板身上穿着被淋湿的衣服,虽然会感到极不舒服,但是这样身体动起来之后,至少会暖和一点。

黑玫瑰自从跟了小主人,在它的记忆里,很少遭遇到这样的待遇。它极度不适应这样的环境,满是泥浆地的山道上,黑玫瑰一跳一蹦的,尽可能挑地面好走的道,它不想自己身上沾满脏兮兮的泥浆。

这样俩人,加上一条黑色的爱犬,走了差不多快一个小时,终于跷跷板有了发现。“快看,左边有人居住。”跷跷板高兴地跳了起来,在她左前方大约三百米的地方,一处灰蒙蒙的建筑物在远端。龙一飞站在她的身边,跷跷板长时间走这种湿滑的道路,非常不适应。在她的记忆里很少有过,双脚沾满了泥浆。龙一飞不得不伴随在身旁搀扶着她,防止她忽然滑到。

有了新的发现,脚下的步伐也就感到轻松不少,一直在山道上拖拖踏踏的跷跷板,立即来了精神。嘴里招呼着爱犬,“宝贝,对不起了,今天可让你遭老罪了。放心,待会保证让你舒舒服服的。”黑玫瑰眨了眨小眼睛,朝着小主人,“汪汪”叫了两声,来发泄着自己的不满。像是在说,今天你是晕头了,怎么会走到这样一个偏僻的地方来了?

“哦!宝贝,请不要用那样的眼神看我。你要责怪,就责怪这位先生好了,今天一直是他在领路。”跷跷板似乎很懂,自己的黑玫瑰一举一动,忙不停地解释。

几分钟后,满怀希望地靠近了那户人家,不想却落了一场空。屋里的主人,像是很久都没有回到家里了,由三间土坯房组成的院落,在空荡荡的山谷里,显得并不起眼。

屋里四处满是灰尘、蛛网,龙一飞推开厨房,一只硕大的老鼠窜了出来,急急忙忙逃进了临近的屋里。灶台一片狼藉,各种迹象显示,这里已经许久没有住人了。

龙一飞逐一搜寻了每个房间,屋里的家具都很简陋,蜘蛛网散落在房间各个角落。龙一飞拿手机看了一下时间,已是下午五点半左右。

“啊!……”院落里忽然传来了跷跷板的尖叫声,龙一飞急忙奔出屋外。跷跷板站在小院的一侧,指着靠土墙的茅房,“里面……里面有一条蛇”她嘴里不停的发着颤音。龙一飞拾起地上一根小木棍,冲进了茅房。

那条盘踞在茅房的蛇儿,忽然被外来的陌生人闯入,显然是受了惊吓,已经逃得不知所踪。龙一飞在屋里屋外,仔细找寻了好一阵,确定没有其它的小动物了,才向站立在小院里,惊恐不安的跷跷板走去。

“看来,咱们得在这里过夜了。”龙一飞看了看天上阴沉的云团。他不想冒险继续赶路了,这里方圆四周十分荒僻,相隔很远的地方,才会有一户人家。夜里什么意外的可能性都有,他心里还担忧着,恐在夜晚下雨。

这里的条件虽然不太理想,但是起码能够避开雨水。在这样的环境里渡过一晚,显然要做好一定的思想准备。跷跷板用失望地眼神,打量着破败的房屋,“哦!天哪!今天的运气怎会这样背。”她不满地跺着脚,刚刚才燃起的一丝希望,瞬间不知道消失到什么地方去了。跷跷板嘟起了小嘴,站在小院里发呆。

没有什么商量的余地,就在这里过夜了,龙一飞暗自拿定了主意。火,龙一飞马上想到了火的重要性,在这样一个荒芜人烟的地方,火,无疑是非常重要。况且,大小姐身上的衣服还湿着,她如果感冒了,后面的麻烦事会有更多。

龙一飞走向厨房,眼睛不停的搜寻,几乎寻遍了整间厨房,连一根火柴的影子都没有找到。龙一飞不甘心,又去其它房间继续寻找。一刻钟之后,仍然是一无所获。龙一飞急了,这该怎么办?

人在陷入危机的时候,往往自身的能力会得到超水平发挥。龙一飞急中生智想到了古代,人类原始社会取火的情景。凿木取火。但是,怎样去凿木呢?龙一飞奔向了厨房,他想找到一样像样的工具,可是这个念头很快就熄灭了。

这家人,几乎没有给他留下这个机会。龙一飞并不死心,他又联想到了,去搓一根麻绳来取火。好在这家人的柴房里,有几根细麻绳遗弃在地上。这让龙一飞似乎看到了某种希望。

龙一飞变得忙碌了起来,不停地在房间里窜来窜去。跷跷板虽然极度不高兴,但她也不是一块木头,人傻站在院子里,一直转动着眼神盯着龙一飞,不知道他接下来将要做什么?

只见龙一飞一只手拿着一条麻绳,另一只手拿着一小块木头,大模大样地坐在堂屋正门口,先固定好那块小木头,接着绷紧了手里的细麻绳,使劲地来回拉着。

跷跷板瞪着眼神,不明白这家伙在搞什么名堂?见龙一飞没有搭理她的意思,旁若无人地弄着手里的麻绳。跷跷板心里那股不满的怒火,渐渐地也熄灭了。能责怪眼前这位男子汉吗?

不,骤然想起了在山岗上,龙一飞为她遮风挡雨的情景,跷跷板心里又涌起了一股甜丝丝的感觉。可是在这个地方,能待上一晚吗?女孩嘛!无论什么时候都要比男人们更加爱卫生。


※ 来源: http://www.JiaoYou8.com ※
 
更多"文学创作"类日记
《七律》猎珍吟cacloud
《七绝》题夏菁古筝之彝族舞曲cacloud
《歌词》晚风cacloud
《歌词》念故乡cacloud
戏吟四季cacloud
《水调歌头》北斗新传cacloud
像極了愛情RiverTulip
《五绝》为友人题照cacloud
《七律》咏郁金香cacloud
《七绝》路易斯湖游吟cacloud
查看全部...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服务条款 - 隐私权政策
© Unknown Space , since 19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