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用帮助  
会员浏览
    fan77的日记 用户日记页 -- 关闭
 
第七章续集字体[ ] 颜色[ 绿 ]
分类:文学创作  创建于:2016-01-16 被查看:744次 [收藏:日记|作者] [评论]

就在跷跷板想入非非之际,龙一飞手里的麻绳不停地搓着,靠着不断高速摩擦的力道,那块小木头很快凹进去了一大节。但还是不行。龙一飞摸了摸木块表面,感觉有些热度,但是并不烫手,看样子还得加把劲才行。

龙一飞继续用力,要想达到燃烧点,不加倍付出力量是不行的,尽管龙一飞手腕已经很酸痛,但是他并没有放弃。像根木头似的跷跷板,终于看出了一点点门道。见龙一飞卖力地摆弄手里的玩意,自己再怎么生气,此时也不好意思了,继续傻站在院子里发呆。怎么也得表示一下,什么叫配合。

跷跷板战战兢兢走进柴房里,拿来了一大把干谷草,在龙一飞旁边蹲着,手里时刻准备着,只要有了燃烧的痕迹,马上迅速地跟进,往里面添加干草。

辛勤地劳动终于换来了成果,在龙一飞持续不间断地努力之下,奇迹终于出现了,小木块凹槽处冒起了一阵阵青烟。跷跷板小心翼翼地往上面添加干草,龙一飞继续用力摩擦细麻绳。青烟下面达到了沸点,龙一飞用嘴轻轻地吹着,久违的小火苗顿时出现了。

一股喜悦的心情涌上跷跷板心头,看见小火苗在不断燃烧,片刻之间感觉全身暖意浓浓。这座矗立在山谷里,废弃的房屋里,因眼前这团火苗而显得充满了生机。

跷跷板小心地往里面添加干草,她要守住这得之不易的成果。“喂!你就这样傻看着吗?快去拿一些干草来。”跷跷板提醒身边的龙一飞。龙一飞楞了一下神,第一次亲手用不一样的方式,点燃了一堆火种,他正沉浸在自我陶醉中。身边的跷跷板提醒了他,赶紧小跑着,快步去柴房抱了一大堆干草来。这堆火苗可不能让它熄灭了,今晚取暖全靠它了。

堆起几根较大的干柴来,龙一飞在正屋房子中间,弄了一堆熊熊燃烧的火堆。呛人的干柴烟味,熏得跷跷板不住地咳嗽起来。跷跷板满脸堆笑,瞧着眼前的胜利果实,心里想,赶路辛苦了一个整天,如果此时在来一点吃的,哪该多么好呀!

说来也怪,跷跷板肚子里竟然咕咕作响了。黑玫瑰蹲在温暖的火堆旁,歪着小脑袋在身上这舔一舔,那挠一挠,不时抖动着身上的水珠。

房顶冒出的一股股青烟,飘向了空旷的山谷里,宛如一幅幸福的画卷。跷跷板烤完了身前被淋湿的衣服,又反转身来继续烘烤后背,徘徊停留在心口的寒意,在渐渐地消散。龙一飞也没闲着,背包里的瓶装饮料水,没剩下多少了,他想去寻找盛水的物品,最好能够烧点开水,那样就太棒了。

很遗憾,这家人在厨房里什么也没有留下。算了,就算有,被老鼠爬过也不卫生,龙一飞彻底打消了念头。回到正屋,见跷跷板趴在一张旧凳子边,半眯着眼睛,看得出北京女孩饿了。

外面的天色渐渐暗淡了下来,龙一飞从背包里,摸出仅有的半包饼干,一瓶矿泉水。出发的时候,根本不知道会遇到是这样的状况,还以为在半道上会遇到老乡,没想到整整一个下午,居然没有遇到一位老乡。好不容易遇到一户人家,居然是一座空房子。

所幸半包饼干没有被雨水淋湿,龙一飞递给跷跷板,她身子骨弱,吃点食物对恢复体能有帮助。“必须得吃,不然身上会冷的。”龙一飞用强迫似地口吻说道。跷跷板明白他的意思,如果自己病倒了,龙一飞会更累。只能服从龙一飞的安排,她打开塑料饼干袋,刚咬了一小块就停住了,她根本就没有食欲。

跷跷板抬头看了一眼龙一飞严厉的眼神,嘟着小嘴不情愿般,又重新拿起饼干艰难地咽着饼干。四周静悄悄地,没有一点响动,屋里能听见跷跷板嘴里嚼饼干的声音。龙一飞又把矿泉水递给她,像是在鼓励她尽可能地多吃一点。

跷跷板本来非常喜爱吃零食,但是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嘴里的饼干这样难吃,估计今后很长时间都不想再吃饼干了。她看着龙一飞摇摇头,表示不再吃了,眼神里充满了怜惜。“你今天一定很累了,睡吧!说不定睡上一觉,就有食欲了。”龙一飞没有再逼她的意思。

“我睡了,你怎么办?”跷跷板细声软绵绵地问道。

“我不能睡,得看着咱们的火苗,你休息吧!”龙一飞放缓了语气。

跷跷板半眯着眼睛,她看着火光中的龙一飞,他是那样的赋有男人味,跷跷板心里甜蜜的笑了。迷迷糊糊之中入睡了,她今天太累了,走了大半天的山路,尤其是下午在湿滑泥泞的山道上,付出了许多的体力,全身上下没有不酸疼的地方。

龙一飞见跷跷板进入了梦乡,他起身把外面小院的木门关上,手里又拿起一根木棍查看了四周,这才放下心来回到火堆旁,往火里添加了少许干柴。坐在火堆旁静下心来,盘算着明天的事情。

摸出随身携带的手机,想看看现在的时间,手机显示该充电了,龙一飞摸出了备用电池换上。入夜后,在这僻静的山谷里,周围没有一户人家,又没有电,基本上就没有事情可做了。他喝了一小口瓶装水,尽管肚子很饿,他不想用手去摸凹陷地肚皮,那袋他们仅有的一点干粮,现在还必须节省。他想明天,等到天色亮开以后,一定会渡过眼前的难关,相信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山谷里的天气变化无常,清晨时分起了大雾,晨曦中,团团浓雾笼罩在山谷里。跷跷板整个晚上都在迷糊中渡过,脑子里一些古怪的念头,一个接着一个。什么雀鸟飞进了她在北京的闺房,爱犬黑玫瑰嘴里叼着一支老鼠,她的宝贝甲壳虫车后座出现了一条花蛇。惶恐之中,惊出了跷跷板一身冷汗。

她从梦里醒来,手掌心满是汗水。龙一飞斜靠在门边酣睡着,嘴里打着呼噜。“这家伙居然打呼噜,怎么从前没有发现这个毛病。”跷跷板想到,她讨厌打呼噜的人和她待在一个房间,她老爸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记得小时候,跷跷板在自己的房间里入睡后,她老爸在外面忙完一天的工作,回到家中总要推开爱女的房间,见跷跷板熟睡的摸样十分可爱,就一个人静静地待在房间里。

没想到她老爸趴在跷跷板的床边就睡着了,呼噜声还特大,常常吵醒睡梦中的跷跷板。每次跷跷板揉着眼睛,看见她老爸这个状况,就会不满的提出口头抗议。

跷跷板的老爸,总是露出歉意的笑容,声称今后不在进跷跷板的房间。可是他每次都这样说,怎么也改不了这个毛病,他很享受乖乖女带给他的这份快乐。跷跷板后来想出了一招,每次到了入睡的时间,立即反锁住自己的房门,那样她老爸就没辙了。

眼神望着龙一飞嘴里不停地鼾声,岂不是将来要和这家伙同在一个房间里,一个念头闯进了跷跷板的脑海里。她脸上露出了羞涩状,仔细看龙一飞嘴边,居然还流出了口水。“呀!讨厌。”跷跷板笑了。

“哎哟!”脑袋里一阵眩晕,跷跷板这才意识到,自己的脑袋里一阵阵胀痛,她揉揉太阳穴,还是不能减轻疼感,估计是昨天被雨水淋了,患上了感冒。

跷跷板轻轻起身,她不想吵醒熟睡中的龙一飞,他需要补充体能,后面的路程就靠他了。火堆早已熄灭,哼!这个懒家伙,口口声声要照看火种。跷跷板走出房门,院子里的天色已经在开始发白,新的一天来临了。

山谷里的空气真是格外清新,跷跷板忍不住深吸了一口,这要是在北京城里,花钱也买不到的珍稀资源。首都!祖国的心脏,什么时候才能拥有这样清新的大自然环境。跷跷板忍着头疼,环顾远处的山谷,她的思绪回到了遥远的北京,她温暖的家中。她想,她的老爸、老妈大概这么早,都还没有起床。黑玫瑰不知道什么时候睡醒了,悄悄来到主人身边,嘴里低声哼哼着,宝贝!一定是饿了。

跷跷板手指放在嘴边,“嘘!”提醒爱犬,不要吵醒了龙一飞,她带着黑玫瑰走出院子,准备去院子外面碰碰运气,看有什么食物没有?

久违的一缕阳光照在了龙一飞脸上,刺眼的光芒唤醒了沉睡中的龙一飞,他猛地睁开了眼睛。糟糕了!怎么睡着了。再看眼前的火堆早已熄灭,乔巧妹不知所踪,龙一飞忙站起身来走出屋外。

放眼观望四周,一夜之后,潮湿的山路被夜风吹干了不少,跷跷板并没有走多远,她在附近的一个小山头上,端坐在那晒着太阳。明媚的阳光并没有减轻她身上的感冒,跷跷板对身上的感冒并没有过多的担心,她独自一人坐在空旷的山坡上,在思考一个问题。为什么这样好的大自然环境,会没有人类活动的痕迹?

龙一飞来到了她身边轻声说道:“对不起,睡过头了,你还好吗?”跷跷板回头嫣然一笑,“除了不想吃东西,一切都好。”跷跷板递给龙一飞剩下的半袋饼干,“希望你能够吃掉它,咱们今天还要继续赶路,这玩意对你可是大有帮助。”

见跷跷板没什么胃口,龙一飞只好吃下了两块饼干,这是为了继续赶路需要。但是他舍不得吃掉剩下的全部饼干,在今天找到老乡之前,剩余的干粮将非常重要,龙一飞喝了一小口矿泉水。“你也得喝一点,咱们这就马上出发,相信今天的运气应该不会那么差。”龙一飞替自己和跷跷板鼓气。

重新上路已是上午的九点钟左右,龙一飞辨别了方向,沿着一条看似有人走过的路径,俩人一前一后继续朝山谷里前进。然而仿佛是命运和他们开了一个不大不小的玩笑,前面行进约二十分钟后,就在前面的山凹处,遇到了一户山里的人家。

这家人姓曹,是山里的老住户,一对老年夫妇,年纪约在七十多岁,因为舍不得离开这里的青山绿水,故一直不肯随儿子去山谷外居住。曹大爷说:“在这里生活了一辈子,外面的世界他不习惯。”

见曹大爷夫妇是热情好客的人家,龙一飞对他们说了进山的目的。曹大爷因为从不看什么电视,不知道什么足球之类的玩意。他听了龙一飞的情况,默默的摇着头。龙一飞急了接着说:“在这附近有一位少林寺的师傅吗?”

“有呀,你们是找释小者师傅吗?”别看曹大娘上了岁数,耳朵好着呢!她在厨房里就听到了,院子里几人的谈话。

“对,对,就是找他。”龙一飞闻讯心里一喜,功夫不负苦心人,总算有了一丝眉目。

热情地曹大娘在厨房里煎鸡蛋,她准备给远来的客人,煮一大碗煎蛋面。听说两位年轻人饿了一晚没有吃东西,她笑呵呵地,正在厨房里忙着呢!跷跷板在厨房协助曹大娘烧火,鼻子里闻见了,满屋飘香的煎鸡蛋香味,顿时嘴里就有了食欲。

爱犬黑玫瑰围着曹大娘身边,不停地走来走去,嘴里低声哼哼着。它饿了,不住地摇着尾巴。

一顿香喷喷的煎蛋面吃下之后,龙一飞身上重新焕发出了力量。跷跷板因为脑袋胀痛的缘故,逼着自己吃了半碗面条。剩下的部分,让早守候一旁的黑玫瑰吃得一干二净。

曹大娘满脸堆笑看着两位年轻人,说出了一个不利的消息,没见着释小者师傅玩什么足球,曹大娘就更不懂什么足球了。

龙一飞不禁皱起了眉头,心里七上八下的。还是跷跷板聪明,她估计曹大爷夫妇长期待在山里,没听说什么足球的知识。她手里比划着,拿起地上一颗小石头,“就是一个皮球,在地上踢的,你们见释小者师傅玩过吗?”

两位老人家,这才听懂了其中的意思。曹大爷爽朗地大笑:“原来是这么一会事,那小子常常来我这,就喜欢带着一个皮球,老是在地上踢来踢去。”

“对,对,就是走在山路上,一刻也没有闲着,就喜欢玩那个塑料玩意。”曹大娘总算明白了其中的意思。

龙一飞喜出望外,看这个情况,曹大爷一家对这位释小者师傅十分熟悉,忙打听有关释小者师傅的一切情况。为什么他不居住在少林寺里,却避开尘世,在这荒僻的山谷里居住?

对于释小者师傅的身世夫妇俩就不太清楚了,只知道他从小就在少林寺出家,他天资聪颖,深得一位德高望重的高僧点化,小小年纪就会很多武术功夫。后来为什么离开寺庙,在少室山的山谷里一座小庙里居住,据说是犯了什么寺规,高僧罚他必须要在小庙里,待上整整八年的时间,才能功德圆满。

龙一飞听得十分仔细,心想这其中的问题还真不少,“他多大年纪了?”这是龙一飞最关心的核心问题,如果岁数大了,踢球就变得没有什么意义了。

“大约在二十多岁吧!”曹大爷数着手指,“哎!他是哪一年进山的?”曹大爷问老伴。

“有很多年头了,大概有六、七个年头了吧!”曹大娘嘴里念叨。

这是个重要信息,完全具备踢球的标准。“他住在什么地方?”龙一飞还想知道更多有关那位神秘的释小者师傅。

曹大爷去后面的桃树林,摘了不少桃子送给龙一飞他们。据说释小者师傅与曹大爷家有缘分,就是因为曹大爷家这片桃树林的原因。

释小者被高僧责罚,在少室山禁足,不能与外界有任何联系,因此,他一般不会与附近的老乡走动。因此,这么多年来,当地人很少有人知道,有一位犯了寺规的师傅,居住在少室山的山谷里。但是,他不是神仙,就是神仙也有嘴馋的时候。曹大爷家的桃林,就让释小者师傅闲暇之际充满了无限的向往。

按照曹大爷指的方向,龙一飞、跷跷板重新上路,翻过了几个山岗,大约行进了一个多小时后,在一处青山环抱的竹林深处,一座规模不大的庙宇,出现在俩人的眼帘。

原来,龙一飞他们不太熟悉这里的地形,昨天走了不少的弯路,其实释小者师傅居住的地方,离少林寺也只有半天的路程,龙一飞他们完全走错了方向。

今天跷跷板的状态,比昨晚要稍好一点,但是从整个面容上看去,缺少睡眠加上患上了感冒,显得还是状态不佳。龙一飞心里一直惦记着他的足球,没有观察到身边跷跷板细微变化。

忽然,一群鸽子从空中左侧方向飞来,绕着寺庙上空,盘旋了好几圈后,纷纷落在寺庙的屋顶处。到了寺庙的门边,已是临近中午时分。俩人跨进了寺庙,里面静悄悄的,没有任何动静。

出于礼貌,龙一飞大声喊道:“有人吗?里面有人吗?”跷跷板用眼神打量这座不大的寺庙,里面的建筑有两间厢房分列两旁,中间是一个小院子,对着寺庙大门上首是一间正房,里面供着一尊菩萨像。寺庙很小,但是什么都有,厨房在后院左边,右边是厕所。

已经到了中午时分,按照常理应该人们的饭点时间,可是寺庙里竟然空无一人,这位有着神秘色彩的释小者师傅去了哪里?


※ 来源: http://www.JiaoYou8.com ※
 
更多"文学创作"类日记
《七律》猎珍吟cacloud
《七绝》题夏菁古筝之彝族舞曲cacloud
《歌词》晚风cacloud
《歌词》念故乡cacloud
戏吟四季cacloud
《水调歌头》北斗新传cacloud
像極了愛情RiverTulip
《五绝》为友人题照cacloud
《七律》咏郁金香cacloud
《七绝》路易斯湖游吟cacloud
查看全部...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服务条款 - 隐私权政策
© Unknown Space , since 19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