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用帮助  
会员浏览
    fan77的日记 用户日记页 -- 关闭
 
第八章少林寺武僧字体[ ] 颜色[ 绿 ]
分类:文学创作  创建于:2016-01-16 被查看:750次 [收藏:日记|作者] [评论]

第八章

少林寺武僧

 

龙一飞步在这座不大的寺庙里徘徊,一阵脚步声从外面传来,一位身穿灰色僧衣的年轻师傅走了进来,他用警惕地目光打量着龙一飞、跷跷板。“你们是谁?有什么事情吗?”或许是长期没有与山谷外面的人接触,师傅对陌生人来访显得冷冰冰地。

龙一飞知道眼前这位师傅,一定就是他们苦苦要寻找的人。身边的跷跷板抢着答道:“我们是曹大爷介绍来此地的,他还让我们给你带来了桃子。”跷跷板见释小者师傅很少与陌生人交流,她灵机一动,为了与释小者师傅缓和陌生的感觉,主动提起了曹大爷。

跷跷板从地上拿起一口袋桃子,递给了释小者师傅。看见了垂涎欲滴的桃子,释小者师傅放松了自己的情绪,改变了自己的语气,“没想到是曹大爷介绍你们来的,欢迎!啊!欢迎!”释小者师傅见到他最喜欢的桃子,整个人立即变得热情了起来。

气氛一下就变得不一样了,龙一飞主动上前与释小者握手,一双刚劲有力地大手,握住了龙一飞的手掌。龙一飞暗暗赞道,这力气真大,不愧是习武之人。“你好!我叫龙一飞,广州人。”龙一飞忙介绍自己。指着身边的跷跷板说道:“这位女孩是北京人,她叫乔巧妹。”广东人说普通话不太利落世人皆知看释小者师傅像是没听明白,跷跷板忙介绍自己,“叫我跷跷板好了,不好意思我的名字有些拗口。”跷跷板微笑道。

“你们一定知道我是谁了,想必曹大爷替我做了介绍。”释小者师傅微笑道。“你们还没有吃饭吧!我去后面厨房弄一些吃的,你们请稍等一会。”释小者师傅快步向后堂走去。

在少室山山谷里这座寺庙,常年很少有访客到此,难得有客人登门,释师傅热情的在厨房里忙碌起来。龙一飞跟随到后堂,他想在厨房里帮忙做饭。没想到不会做饭的他,在厨房里越帮越忙,释师傅只好笑着请他到厢房里歇息。

大约半小时后,手脚麻利的释师傅就弄好了午餐,还是标准的三菜一汤。炒青菜、虎皮青椒、凉拌西红柿、酸菜粉丝汤。跷跷板拍掌叫好,一个劲地称赞释师傅厨艺真好。

少林寺有自己的菜园,寺里大部分的师傅们都会自己种菜,这个优秀的传统已经流传了几百年。释师傅双手合十,笑着请客人们用餐。虽然都是素菜,但是味道挺不错,连胃口不好的跷跷板嘴里大呼,“饱了,真的饱了。”她没有想到少林寺的师傅们,独自生活的能力真强。

气氛较好,用完午餐,龙一飞聊到了此行的目的,他谈到了足球。对于这个话题,释小者十分感兴趣。俩人聊了好一阵,跷跷板身体欠佳,趴在桌子边不知不觉打起了瞌睡。

俩人谈得十分投机,或许是长久以来,没有这么对人述说埋藏在心里的往事,释小者师傅告诉龙一飞自己的身世。别看释师傅年纪轻轻,但是在少林寺也快接近二十年的僧侣生涯了。他的身世较为不幸,三岁就被送进了少林寺,他的父亲在一次车祸中丧生,母亲无法接受这个现实,跟着上了重病,不久也离开了人世。释师傅的舅舅家庭也不富裕,家里人口众多根本无法抚养他,在一个大雨滂沱的夜晚,把他放在少林寺的门边独自离去,那一年释小者师傅刚好三岁。

少林寺给了释师傅第二次生命,发现他的那位知客僧师傅,见释小者生得天庭饱满,骨骼发育健壮,将他带到了后面禅堂,交给少林寺一位德高望重的高僧。从此释小者跟随这位师傅,勤练少林寺功夫。

自幼练习各种少林寺武术的原因,使得释小者的身体异常强壮,功夫超群,转眼之间在少林寺里待了十二年,到了他十五岁那年,偶然在一次电视节目里,看见了足球世界杯。少林寺的生活非常单一,常年生活在少林寺里,埋头苦练功夫,释小者师傅根本不清楚外面的世界。

在电视里,见到足球场上,那么多的人喜欢足球,为了足球而如痴如狂。渐渐地足球改变了释小者师傅的生活,只要有足球比赛,想方设法看电视转播。从此一发不可收拾,他迷上了足球。

在以后练功之余,偷偷地练了足球。纸是包不住火的,释小者的师傅发现了这件事情,说他天天不务正业,怒斥他不准练习足球,并且气愤地将足球扔进了柴房烧掉。

刚开始释小者师傅还能够管住自己,尊听师命,不迷恋足球。但是每当电视里传出了足球比赛,魂就被比赛声音勾走了,怎么也无法控制自己。在半夜里偷偷起床,打开电视观看欧洲的足球联赛

很快他违反师命的行为,被一怒之下的师傅狠狠重罚,罚他在少室山另一座荒僻的小庙,独自一人思过面壁八年,方能重新回少林寺。

颇有性格的释师傅来到了少室山这座小庙,他没有被严厉的师傅吓住,来到了少室山山谷里,反而给了他自由地空间,练习足球就不用偷偷摸摸了。没有专业老师教,怎么办?他弄来了一台电视,在山坡上,架起了高高地天线,凭借在电视里看到的画面,将足球场上球员踢球的身法画下来。

释师傅拿出了厚厚一打草稿图,一个个鲜活的踢球者人物画像,呈现在龙一飞眼前。各种踢球的状态,颠球、传球、脚下盘带等等。他还记载了,足球的一些比赛规则,慢慢的由一个球盲通过自学,掌握了很多专业足球知识。

仅仅这些还不够,为了适应一场高强度的比赛,他还自己练习体能。好在他自幼练习武术,对于身体各个部位承受强大的力量,有一定的经验。负重练习,早晚半小时训练从不间断。

释小者师傅发现,足球是圆的,是一个灵活的物体,要想将足球控制在脚上,就要有灵巧地脚法。他观察到,亚洲人因为在先天上,身体发育骨骼上,比欧美人、黑人要逊色不小,那是没发改变的事实,但是亚洲人有一个优势,身体灵活。为了摸索出一套属于自己的方法,对付哪些身高马大的欧美人,释师傅想了不少办法

他把龙一飞领到寺庙后面一片竹林,在竹林深处,释小者师傅开辟出了一个练习足球身法的场地,大约三百平方面积大小的地方。中间保留了少部分竹子,一根竹子就是一个障碍。二十多根竹子,就是足球场上二十多个人。释师傅先练习身法,快速在竹子里穿插,并且要限定时间。按照一场九十分钟的比赛时间,分出上半场,下半场,中间预留出休息时间。

练习了快年的身法,快速在竹林里移动脚步。接下来是带球练习,对方是灵活的,不可能像根木头一直站在那。释小者练习了年的脚下移动,这时候就发挥了威力。

他带球在竹林里快速穿梭,龙一飞今天算是开了眼界,只看到释师傅的人影在竹林里晃动。龙一飞想试一试,释师傅的竹林阵,他对自己的球技还是充满了信心,于是冒然闯了进去,准备去抢释师傅脚下的足球。

释师傅早想有人来与他进行切磋球技,见龙一飞进了竹林阵,立即带球闪躲,在竹林里俩人快速移动。无论龙一飞怎么围追堵截,往往总会落后一步,几分钟下来,龙一飞连足球都没有碰上,他加快了移动的脚步,释师傅随即跟着对方的节奏快速移动。

俩人你来我往,在竹林里一番追逐,直到龙一飞气喘吁吁。龙一飞在足球场上还从没有遭遇这样尴尬的事情,连足球都没有碰上一次。释师傅笑盈盈地走向前来,竹林里不算,咱们到空地上去交流。

没有了竹子的遮挡龙一飞振作精神,拿出全部精力,去争夺释师傅脚下控制的足球,这回他不能再让自己难堪了。没想到空地上释小者师傅移动地速度更快了,龙一飞施展快速逼抢,他没想到释师傅身体的力量太强大了,犹如铜墙铁壁一般,龙一飞根本无法近身,完全无法撼动他。

几十分钟后,龙一飞再次败下阵来。不得不佩服释师傅的球技,太神奇了!什么叫天外有天,人外有人,龙一飞算是开了眼界。他豁然开朗,这不正是自己追求的目标,需要的效果吗?他笑了!

龙一飞说道:“释师傅,你的球技完全可以进国家队了。”释师傅谦虚地双手合十说道:“这还要到球场上去检验,踢一场真正的比赛才行。如果效果好,方法要大家分享。”释师傅深知,球场上是十一名队员,互相配合尤其重要。仅仅靠他一人是不行的。每一名队员都要有自己的特点,控制住自己把守的区域。

“你们快把我遗忘了”跷跷板有气无力的声音,出现在远端。俩人回过头来,见跷跷板向他们走来。跷跷板一觉醒来,小庙里空无一人,忙寻到外面,听到右侧一方竹林里有人说话的声音,判断是龙一飞他们。

龙一飞欣喜地向跷跷板介绍,释师傅练功的竹林,以及刚才他输球的经历,跷跷板睁大了眼睛,要知道即使在香格里拉、天上脚下,龙一飞与几位结识的朋友切磋球技,也不落下风。跷跷板望着年纪不大、貌不惊人的释师傅,真想马上看到他脚下神奇般的球技。能够得到龙一飞的夸奖,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气色不佳的跷跷板,或许是觉得自己费了不少的周折,找到隐居在少室山山谷的释师傅,心情超好的原因。内心激动起来,导致他忽然咳嗽起来。释师傅这才注意到跷跷板脸上的气色苍白。

“施主一定是受了风寒,导致身体不适。”龙一飞向释师傅讲了,昨日寻找他的过程,他和跷跷板被雨淋,还有晚上露宿那间不知名的人家。释师傅听了很受感动。忙把二位客人请到厢房,他对医术懂得一些替跷跷板号脉,询问了跷跷板现在的不适状况。

跷跷板柔着太阳穴说道:“脑袋一直胀痛,身上忽冷忽热。”

简单地询问后,释小者师傅诊断,“受了风寒所致”他起身去了后堂,平日里收集了一些山里的草药,以防需要时没有。不多一会熬了一碗汤,要跷跷板服下。

晚上,龙一飞与跷跷板在小庙里留宿,跷跷板身体欠佳,在释小者的房间安歇,释小者师傅与龙一飞在另一个房间就寝,这个房间是释师傅的仓库,里面存放的粮食等各种杂物。释师傅用木块临时搭建了一个简易床,俩人凑合着过一夜。

俩人可谓一见如故,热烈地讨论有关足球的话题,一直到半夜时分。这种情况在释师傅的生活节奏里很少发生,少林寺的师傅们生活很有规律,一般都是早起早睡。

早上龙一飞醒来,释师傅已经起床了,他做了少林寺师傅们日间的早课,然后去竹林里练功去了。龙一飞独自来到院中,练了一套形意拳。练拳的动静惊醒了跷跷板,跷跷板揉着一双朦朦胧胧的眼睛。看着龙一飞一个人起劲地在院中练习武术。

她休息了一晚,身上感觉还是没有好转的迹象。头脑里昏昏沉沉,周身无力,这一定是患上了重感冒。跷跷板心里清楚,这个时候她不好提出离开,眼看着龙一飞像是与释师傅很是投缘,俩人聊上了足球话题,话茬一打开就没完没了,她不忍心在这个时刻提出离开。

早餐后,龙一飞与释师傅又去了竹林,跷跷板一人在小庙里无聊,一只白色鸽子闯进了她的视线。跷跷板很喜欢小动物,但是与鸽子很少接触,这只白鸽子外观十分漂亮,一双眼睛清澈透明。但是,它与院里其它的一群鸽子不同,总爱单独活动。众多的鸽子们飞向了蓝天,唯独这只鸽子不爱与它们同行。

这只白鸽子独特的个性,吸引了跷跷板的注意,跷跷板在厢房里寻得一些玉米,试图与这只与众不同的鸽子亲近一番。没想到白鸽子对她不理不睬,跷跷板有些尴尬,碰了一鼻子灰,她还没有见过鸽子不吃玉米的。

龙一飞与释师傅大汗淋漓一起回来了,俩人有说有笑谈笑风生。跷跷板的犟脾气上来了,她一定要让这只鸽子吃上,她亲自喂的玉米。释师傅见状笑道:“女施主不要费心了,它不会吃的。”

“为什么?”跷跷板不解地问道。

“这是一只信鸽,一般只吃我喂的食物,陌生人给她投的食物,它不会吃的。相反还会远离。”

“哦!是信鸽。”跷跷板眼前一亮。“难怪对我不理不睬,原来是抱有戒心。”跷跷板恍然大悟。信鸽让跷跷板感到很有趣,它会飞多远?会用什么方法辨别回家的路?”等等一连串话题,释师傅沉吟一阵,有些能够做出回答,有些一时也答不上来。

释师傅见跷跷板精神不错,还以为跷跷板的病有了好转,不料到了掌灯时分,跷跷板喊起头疼。龙一飞摸了摸她的额头,额头处滚烫,哎哟!不妙,丫头在发烧。龙一飞吃了一惊。

释师傅闻讯,当即决定采取其它的治疗方法,跷跷板的病一晃拖了几天了,昨天他开的草药方,没有起到缓解的作用。这个时候天已经黑了,晚上道路不好走,也不可能离开小庙,释师傅担心夜里病情继续加重。

龙一飞着急了,这几天只顾着一门心思和释师傅讨论足球。忽视了跷跷板的病情,怎么办?释师傅安慰地拍了拍他的肩膀,我有办法。

释师傅在厢房的桌子上,拿笔在一张纸上写了几个字,然后朝鸽子笼走去,龙一飞不明白他这个举动。释师傅拿出了那只白色信鸽,他抬头看了看夜空,今晚的夜色不错,星光点点,满天的星星不断闪烁。

“好在天气不错,不然就无能为力了。”释师傅说道。龙一飞不明白他话里的意思。释师傅将写好的纸条卷好,放进了一个小竹筒,绑在信鸽的腿上,双手捧起放飞了鸽子。

“你这是在给人传递信息”龙一飞问道。

“没错,如果时间来得及,应该在午夜前得到消息。”释师傅解释道。

为了不让跷跷板的病情继续加重,释师傅去后院烧了滚烫地开水,跷跷板可以先暂时泡一个热水脚,消除身上的寒气。

果真在午夜前,一只鸽子带回来了消息,不过不是那只白鸽子,而是一只灰褐色的信鸽,它被释师傅捧在手里。“真是好样的,你知道吗?它可是刚刚飞了一个长途,从武当山飞来。”释师傅对龙一飞说道。

“啊!是湖北的武当山。”龙一飞吃了一惊。

其实河南的少林寺距离湖北武当山,也有一段距离。但是在空中的直线距离,就不是很远了,这种传递消息的事情只有靠信鸽才能办到。莫非武当山有一位释师傅的好友,他还擅长医术。但是怎么远的距离,晚上他也没办法来呀!真不知道释师傅搞什么名堂?

就在龙一飞疑惑的时候,释师傅见信鸽缓了一口气,宝贝躺在他的手掌心歇息得差不多了,于是喂了一点他最喜爱的食物,取下了脚下的两只竹筒,将心爱之物鸽子轻轻地放进了鸽笼。

怎么是两只小竹筒,龙一飞看到鸽子飞走时,脚上只有一个竹筒,现在却变成了两只竹筒。释师傅走进了厢房,在灯下打开了其中一只竹筒。里面有一张纸条,上面写了几句话,大概意思是,按照纸条上面的嘱咐用药。释师傅打开了另一只竹筒,里面是两种不同颜色的丹药,一种黑色和一种黄色。

释师傅走进后院,磨碎了两种丹药,让龙一飞兑一点水给跷跷板分别服下。并安慰龙一飞让他不必担心,明天一切都会好起来。什么灵丹妙药会这么灵?带着一个大大地问号,龙一飞让释师傅去休息,晚上他需要照顾跷跷板,并且再三感谢释师傅所做出的帮助。释师傅淡淡一笑,“事情的起因,还是我们俩人热爱足球所致。不然不会拖累女施主,能够尽一点心意,很愿意效劳。还有什么事情,尽管开口好了。”

释师傅离去后,看着桌上剩余的丹药,龙一飞想,像少林寺、武当山这些地方,是佛教、道教的所在地,蕴藏着丰厚的历史文化。或许民间的什么秘方,还真能够医治一些疑难杂症。看看释师傅的武术功底,的确非同凡响。龙一飞也练过一些武术,但是与释师傅比起来,就不是一个级别的了,这些隐藏在中华大地上民间的高人,他们有许多社会上不为人知的秘密。


※ 来源: http://www.JiaoYou8.com ※
 
更多"文学创作"类日记
《七律》猎珍吟cacloud
《七绝》题夏菁古筝之彝族舞曲cacloud
《歌词》晚风cacloud
《歌词》念故乡cacloud
戏吟四季cacloud
《水调歌头》北斗新传cacloud
像極了愛情RiverTulip
《五绝》为友人题照cacloud
《七律》咏郁金香cacloud
《七绝》路易斯湖游吟cacloud
查看全部...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服务条款 - 隐私权政策
© Unknown Space , since 19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