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用帮助  
会员浏览
    fan77的日记 用户日记页 -- 关闭
 
第九章武当山字体[ ] 颜色[ 绿 ]
分类:文学创作  创建于:2016-02-19 被查看:1004次 [收藏:日记|作者] [评论]

                               第九章

武当山

 

跷跷板很无聊,几个大男人只要聊起足球,你一句,我一言,不出个结果来,就不会善罢甘休。好在有黑玫瑰懂得小主人的心思,常常摇着乖巧地尾巴,陪伴在跷跷板身边。不过跷跷板的注意力集中到院子里那只信鸽上,她带着好奇的目光,盯着房檐边,来回不停走动的信鸽。鸽子真了不起,在广阔无边的天空翱翔,居然不会迷路。并且还能及时给她带回丹药,治疗好了日来的感冒。

跷跷板取出心爱的相机,对着鸽子按下快门,她要把这份喜悦的心情传递给闺蜜,好让鲁冰花一起来分享。

在手机上匆匆写上几句,发给了千里之外的鲁冰花,一会儿功夫得到了鲁冰花的积极响应。鲁冰花急促地问道:“你怎么病了,宝儿。一条龙干什么去了?好了吗?我今后再也不让家人去市场买鸽子吃了,它们太可爱了,是人间的友好使者,是精灵!值得我们去呵护。”

鲁冰花询问了跷跷板的近况,让她在外面一定要爱惜身体。不知不觉时间来到了黄昏,跷跷板来到对面释师傅居住的仓库。听见里面龙一飞的声音:“组建一支球队,我们的人数现在有六人,还缺少五人。”经过龙一飞此番来少林寺的来意,做出了详细说明。释师傅和道士都认可龙一飞的球技,当得知他还是广州红金龙球队的主力前锋,为了寻找足球人才,不惜辞去球队的主力位置,准备打造一支国内的超级强队,俩人对此十分感兴趣。

释师傅相信龙一飞对足球的理解,他在足球场上打拼、厮杀了许多年,必然有自己独到的眼光。释师傅和修正道士虽然足球技术出神入化,但是没有经过正式的比赛,在球场上的经验还是要稍显不足。

释师傅提出了一个建议,在适当的时候可以召集大家聚一聚,畅所欲言发挥集体的智慧。道士也提出了自己的看法,中华大地有十几亿人,民间必定会有喜爱足球的人士,希望能够通过某种联络方式,将这些足球高手一一寻找出来。

龙一飞认真地听着,联络大家的工作,只有他来完成,如果没有时间,身边的跷跷板就是一个理想的人选,他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一条龙,知不知道请我当秘书,年薪是多少,比如现在我饿了该怎么办?”跷跷板推开厢房走了进来。

屋里的人听了都哈哈大笑起来,“抱歉!女施主,让你受累了,我们谈论起足球,就忘记了时间,马上解决吃饭的问题,等着。”释师傅笑着一边解释,一边向后堂走去。

在饭桌上,龙一飞对道士的提纵术非常钦佩,提出释师傅这里的情况可以告一个段落,是否可以去武当山亲眼看道士是怎样练习足球吗?道士忙双手合十表示欢迎。但是跷跷板忽然想到一个问题,释师傅这里的事情还没有结束,要知道释师傅目前还在处罚阶段,八年的惩戒期还没有满,还有一个更加重要的问题,释小者的师傅会同意他外出踢球吗?

跷跷板提到了一个关键问题,万一大师不同意怎么办?释师傅神情严肃了起来,他违背师命私自踢球,被师傅重罚思过八年,如果提出外出踢球,师傅一定会非常伤心。

想起大师从小教他如何做人,并且传授武术。想到这里,释师傅犯难了。没有经过师傅的同意私自外出,会触犯少林寺的寺规。如果激怒了大师,严重者会被逐出少林寺。对释小者师傅来说,少林寺就是他的家,如果让他永远离开这个家,释师傅不得不进行选择

龙一飞想到在前不久遭遇的难题,天山脚下买西提.阿卜杜拉的事情,经历了狼群的危机,用自己的诚意感动了买西提的母亲,最后同意买西提外出踢球。龙一飞望了一眼跷跷板,跷跷板从龙一飞的眼神里,看到了坚定的信心,她理解龙一飞的想法。

龙一飞将俩人在天山遭遇的事情,向释师傅和道士讲了,他决定暂时不去武当山,而是准备明天去少林寺,找大师进行一次思想交流劝大师成全他的弟子。

释师傅双手合十表示感谢,但是他非常担心师傅的脾气,不会轻易就此同意,否则也不会责罚他长达八年的时间。

第二天太阳缓慢从天空边缘升起,龙一飞是早起鸟,然而他起床发现,比他起床更早的释师傅和道士已经去竹林里练功去了。看着如此喜爱足球的民间奇人,龙一飞的心情感到无比高兴。中国未来的足球希望,就隐藏在这些千山万水之中。望着少室山空旷的山谷,龙一飞仿佛看到了,未来在足球场上的胜利。

早饭后,到了告别的时候,几位性情中人依依惜别。就在这时,山坡不远处一少林寺师傅模样装扮的人,正匆匆向他们走来,还在很远的地方,看见了释小者师傅,高声呼喊,“师兄!”声音里带有悲伤的口吻。

不好,一种不祥的预感闪过释师傅的脑海里,难道少林寺出了什么事情,看见师弟释小无慌慌张张向他们奔来。在释师傅受戒思过的这几年里,昔日少林寺的一班同门师兄弟们,不敢违抗少林寺的戒律,私底下谁也不敢前来探望释小者师傅。记得还是前年中秋节,释小无师弟奉师傅之命,带来一袋师傅亲自包的粽子,前来探望师兄释小者。

释小者师傅忙迎上前去,师弟一下扑倒在释小者师兄跟前泣不成声,“快说呀!究竟出了什么事情?”释小者师傅急切地问。

释小无师弟一边抹着眼泪,一边断断续续说道:“师兄!师傅……他老人家……去世了。”

“什么?你……”释小者师傅闻听此言,犹如晴天霹雳,他脑子里嗡嗡直响。两眼一黑,随即昏倒在地。

“师兄,你怎么了,快醒一醒呀!”释小无师弟是个敦厚善良的人,见师兄昏倒了,一时慌了神手足无措。修正道士、龙一飞、跷跷板忙走上前来。道士让大家不必惊慌,释师傅是突然间闻讯师傅仙逝,故而悲伤所致,没有什么大碍。

龙一飞马上背起昏倒在地的释师傅,回到小庙院内的厢房内,道士拿出了银针替释师傅治疗,一会儿释师傅醒来后放声大哭。

道士朝龙一飞、跷跷板、释小无挥挥手,示意大家离开厢房,等释师傅一个人单独待一会。在小院内,释小无听师兄在厢房内痛哭流涕,他不放心师兄,问道士,“师兄不会有事吧!”

修正道士端着在小院内一根木凳上安慰大家,“只要他哭出来了,一切都没有问题。如果悲痛的心情,一直郁闷在心窝里,那才会伤及身体,这也是心理学上的一些特点。”

跷跷板在一旁听了,认为说得很有道理,对这位隐居在武当山的道士刮目相看。忽然来的变故,让龙一飞措手不及,打消了他动身前往少林寺的念头。接下来看释小者师傅怎么安排了。

等待了好长时间,厢房内的哭泣声渐渐小了。释小者师傅唤师弟进去,释小无从身上摸出一封信递给师兄,并说这是师傅临终前,写给师兄的遗言。

原来大师年岁已高,知道自己不久后必将离开人世,唯一不放心就是自己这个在少室山受戒的弟子。在信里大师写道:弟子释小者年幼进了空门,身世凄苦,然少林寺普度众生,释小者自小在少林寺学习武术,后迷恋尘世足球,故受戒少室山山谷。弟子释小者本性善良,已禀明掌门师兄,取消责罚,如弟子对足球有精深认识,为师准于勤加苦练,不日为中华民族争取荣誉。”师傅手谕。

在少室山山谷受戒八年,原来是师傅有意安排的。师傅的一番苦心,释小者终于明白了。他起身朝少林寺方向,端端正正给师傅磕了三个响头,祈福师傅在天堂能够安息。

其实释师傅内心深处丝毫没有责怪他师傅的意思,他明白在少林寺迷恋足球,不专心习武,自然要遭遇寺内其它大师们的责问。好在他师傅在少林寺威信很高,他师傅是位开明的大师,深知足球在当今社会的影响力,尤其在国与国之间的交往上,连许多国家的总统、总理都热爱足球。大师顾忌少林寺的寺规,所以左思右想,借故释小者违背了师命,罚他去少室山山谷苦修。

虽然大师不知道懂得足球的奥妙所在,但是他认为,足球与武术之间还是有一定的联系。它们都属于奥运会竞技类项目,属于肢体运动类科目。武术需自幼勤奋练习,经专业师傅指点,功夫会日渐精深。

足球是个新课题,如果仔细琢磨其中的原理,加上弟子释小者有很好的武术基础,如果在一个安静的环境修炼,说不定会有奇迹出现。

大师曾经偷偷前往少室山小庙,在竹林边缘观看过释小者独创的竹林阵。依照他的经验判断,任何一门运动技艺,只要专心修炼,他日必会功成名就。偶然间大师还察觉了另一个秘密,释小者与武当山的道士一起在共同研讨足球知识。这一下大师就放心了,弟子释小者有颗不断进取的心,这比什么都重要,受点挫折不要紧,要知道古往今来,少林寺里许多德高望重的师傅,但凡有所成就的大师,很多的武术绝技,都是通过自己勤学苦练,自己从中领悟到的。

可惜的是,大师没能等到那一天了,他仙逝了。他离去前,做了最后一件事情,禀明了掌门师兄,道出了事情的原委。掌门师兄知道师弟的为人,他所做的每一件事情,都是为了少林寺的千秋大业。

经过少林寺众多的长老们共同商议,决定取消弟子释小者的惩戒,如果释小者愿意外出踢球,少林寺也尽全力进行支持。并且告知,正在少林寺内练习武术的众多弟子,有愿意练习足球项目的弟子,今后少林寺也不再加以约束,习武的弟子们,大多数身体根基较好,为什么不去练习当今世界上的第一运动呢?

看着少林寺内一个个龙腾虎跃的武僧,如果有朝一日能够从他们中间,产生一位国际足球明星,对少林寺的声誉,必将起到不小的推动作用。对整个中华民族在国际上重新崛起,都会产生深远的意义。现在什么事物都要与国际接轨,少林寺武僧走向国际社会,也要发挥自己独特的优势资源。

掌门师兄深知其中的重要性,马上派遣弟子释小无前往少室山山谷,召回昔日朝思暮想喜爱足球的弟子释小者。

参加大师的圆寂仪式外人不便,龙一飞决定随道士去武当山,他与跷跷板向释师傅道别,跷跷板拿出笔和纸,写下了自己和龙一飞的手机号码。如果释师傅有什么事情,可以和他们直接取得联系。

龙一飞终于放下了一颗悬着的心,起初他一直担心,像少林寺这样戒律森严的地方,搞不好释师傅的梦想不会实现,说不定根本踢不成足球,他正为如何去说服少林寺的师傅们大伤脑筋,没想到柳暗花明又一村,事情竟然圆满解决了。他可以带着这份好心情,与跷跷板去武当山了。

看着龙一飞和道士等几人消失在山道间,释师傅在小庙内呼唤黑色的信鸽,将信鸽装进了一个,他亲手编制的鸽笼,掩上小寺庙的木门和师弟向少林寺方向快步走去。

释师傅在这座小庙待了整整七个年头,距离八年还差一年。人世间的事真难于预料,往日看着师傅严厉的目光,不成想都是师傅一手安排的。想起师傅在他年幼时,刚刚进入少林寺的时候,每天对他慈祥般的面容,释小者心情就难以平复。师傅仙逝就连最后一面都没有见着,释师傅脑海里的思绪很乱。身边的师弟见师兄面色苍茫,忙拍拍师兄肩头,安慰道:“师兄……”释小者醒过神来默默地点点头,俩人朝着少林寺方向继续赶路。

道士与龙一飞、跷跷板离开了释小者居住的小庙,沿着进少室山山谷的小路,来到少林寺附近,龙一飞的越野车在这里停放了多日。跷跷板不知道什么地方拎来了一桶水,擦洗满身灰尘的车身。

龙一飞请道士上车,不过这次跷跷板显出了机灵劲,他让道士坐在后排,这样做,是防止龙一飞与道士聊天,俩人聊上了足球,会让驾驶车辆的龙一飞分神,对出行安全不利。

龙一飞瞬间就明白了跷跷板的用意,他没有责怪跷跷板,相反认为跷跷板做得很对。对于足球,龙一飞一直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只要有与足球相关的话题,他都会兴趣从少林寺前往武当山,中途需要好几个钟头,路上难免不与道士谈论足球的事情,跷跷板这样做是正确的。

一路很顺利地到达了湖北十堰武当山境内,在一座道观山下跷跷板问道:“道士,你如此热爱足球,你们道观不反对吗?”

道士微微一笑,“我们道观也有自己严厉的清规戒律,但是我有个特殊情况,需要替附近的百姓们看病,常常外出,早出晚归。道观的主持就让我单独居住在另一个山头,这样知道我练习足球的人就不多了。并且我练习足球的地方,设置得较为隐秘,一般外人都不会知道。”

“但是你怎么会认识释师傅,少林寺与武当山还是很有一段距离?”跷跷板继续问。

“记得还是释师傅被责罚的第二年,有一次,少林寺来人邀请道观的主持,前往少林寺观礼,祝贺少林寺寺内一座佛像落成典礼,我有幸跟随主持前往少林寺,偶然听说有一位少林寺弟子,被处罚将在少室山山谷思过八年,其中原因就是为了足球。我听说后,暗暗高兴就记在心上了,所谓人生难得一知己,释师傅就这样注定会成为我的朋友。”道士讲述了他与释小者师傅认识的过程。

“原来如此,看来足球的魅力真是不小呀!”跷跷板银铃般地笑道。说话之间几人步入道士居住的一个山峰。这座山头在主峰右侧,道路较为狭窄,沿着陡峭的羊肠小道,迂回到道士居住的山峰之处。

由于整个山峰的道路不好走,一般没有陌生人前来,道士在这里练习足球,自然是没有旁人打扰。道士居住的道观,犹如释师傅在少室山山谷的小庙一般,面积不大,但是生活设施一应俱全。跷跷板看见了盘旋在低空处的一群鸽子,鸽子们的眼睛贼尖,立即辨别主人回来了,纷纷落下围在道士身前,嘴里咕咕的嚷过不停。

这时一条黄色的影子从道观窜了出来,嘴里低声的嗅叫着,围在道士身边不停地摇着尾巴,这是道士的看家狗大黄。道士这条爱犬是一条黄狗,是一条当地的土狗。大多数土狗都十分聪明,对主人向来言听计从,尤其是对食物从不挑剔,它们的性情较为温和,是看家护院的一把好手,道士给周围的老百姓们看病,还有经常需要在山上各处采集草药,因此常常外出,大黄就担负起了道观的安全。 

    


※ 来源: http://www.JiaoYou8.com ※
 
更多"文学创作"类日记
《七律》猎珍吟cacloud
《七绝》题夏菁古筝之彝族舞曲cacloud
《歌词》晚风cacloud
《歌词》念故乡cacloud
戏吟四季cacloud
《水调歌头》北斗新传cacloud
像極了愛情RiverTulip
《五绝》为友人题照cacloud
《七律》咏郁金香cacloud
《七绝》路易斯湖游吟cacloud
查看全部...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服务条款 - 隐私权政策
© Unknown Space , since 19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