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用帮助  
会员浏览
    fan77的日记 用户日记页 -- 关闭
 
第九章续集字体[ ] 颜色[ 绿 ]
分类:文学创作  创建于:2016-02-19 被查看:1019次 [收藏:日记|作者] [评论]

    跷跷板的爱犬黑玫瑰终于有了一个伴,兴高采烈迎了上去和新朋友亲昵起来,不多一会两个家伙就上蹿下跳纠缠在一起了。道士从屋里拿出了玉米,逗着他的宝贝们吃食。这是跷跷板最喜欢的项目之一,她也来凑热闹,拿起玉米与这群精灵们嬉闹。

回到道观已经接近黄昏,修正道士忙着去厨房做晚饭,没想到道士也是一位做菜的好手。他们的个人独立能力好强,当然也包括释小者师傅。道士不仅在山坡处自己种植了小菜,还养了两只羊,一条狗和一群鸡,丰衣足食得自己动手,道士这样解释。在他居住的地方,除了前面山头道观的同门中人来此,外人很少光顾他这里,如果修正道士外出时间超过几天,他会让同门的道士帮助照看这里的一切。

离吃饭还有一会儿,山峰处的黄昏景致十分绚丽,跷跷板拿出了相机,寻找最好的拍摄角度。一直到龙一飞呼喊她的名字,才恋恋不舍地回到饭桌前。

没想到满桌的菜肴给她带来了惊喜,什么翡翠白菜、豆腐羹、西红柿炒鸡蛋、凉拌三丝、白油冬瓜。望着这一切,跷跷板不禁嘟起小嘴,哎!什么时候一条龙能够表演一下厨艺就好了。

龙一飞望了一眼跷跷板的眼神,也奇怪了,与跷跷板相处了一段时间,她心里想什么,看她的眼神就知道跷跷板在想什么!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朝夕相处,心有灵犀。其实就连龙一飞自己都不知道,自从他与跷跷板相识以来,也算经历了一些波折,心灵深处对跷跷板的依恋已经不能自拔。

他知道跷跷板想要说什么,在他的成长经历中,厨房似乎离他的生活远了一点,小时候有他妈妈和外婆打理一切家务,等到稍微长大一点,就进入了学校,一般都在学校吃饭。后来又进入了训练队,都是训练队管理后勤伙食。城里的孩子要想学会自己独立,大多数一般都不太可能有这个机会。

饭桌上,道士欢迎两位客人到此,与释师傅哪里不同,道士这里一派生活气息。两条乖巧地狗儿在外面进食,道士给它们煮了红薯,跷跷板的爱犬本来很刁嘴,平时跷跷板把它宠坏了,养成了爱刁嘴的毛病。这时见大黄不停地吃红薯和米饭,感觉还不错,黑玫瑰像一个小孩般也争抢起食物来。

两只羊在羊圈里,“嘛!嘛!”的欢闹着吃草。唯独道士养的一群鸡,在鸡舍到很安静,在饭桌上的几人,几乎就听不见它们吃食的动静。

晚上,跷跷板早早地就入睡了,她已经渐渐地习惯了早睡,身边的一群人,龙一飞是个出了名的早起鸟,没想到前一段时间的释师傅比起得更早,现在又遇到一个修正道士,不用说,看他这里除了道观房顶上,高高架设的天线,可能这里只有电视机,没有其它的娱乐设施。这里没有网络,跷跷板无法上网。随身携带的手提电脑,有好长时间都无法使用。

据说在道士的生活中,他们大多数人都注重养生。生活很有规律性,早起早睡,吃清淡的食物,练习各种养生术,联想到这位修正道士还精通医术,跷跷板想,得找一个机会,向道士讨教一些养生的秘方。

迷迷糊糊中跷跷板睡着了,第二天早上,公鸡已经打鸣好几遍了,跷跷板才揉着眼睛,很不情愿的翻身起床。跷跷板打开手机看时间,哎!她叹息了一声,才六点,道士喂养的公鸡就吵醒了她。

不过,这里真是睡觉的好地方,不像城里,到处都有汽车的吵闹声,还有各种人为的喧闹声音。据说,长期生活在城里的人,除了经济上的压力,各种噪音带来的烦恼,患上神经衰弱的比例,要比生活在郊区的人高上好多倍。

跷跷板简单地洗漱了一番,黑玫瑰乖巧地着她身边,龙一飞和道士不见了踪影,两位足球迷见面一定是切磋球技去了。

跷跷板见武当山清晨的风景十分迷人,从一位爱好摄影的角度分析,应该有她需要的素材。山顶上的云海变化多端,围绕在道观的四周,起起伏伏飘忽不定。因为海拔的缘故,道士居住的地方身在高处,跷跷板不知道这里有多少高度。这里的阳光总是很早就出现在天际边,一缕霞光星星点点撒向了大地,跷跷板忙举起相机拍个不停。

沿着陡峭的羊肠小道,跷跷板想抓拍到自己想要的镜头。进入偏僻狭窄的路段,偶尔还能听到远处猴子嬉闹的吼叫,还有一些跷跷板说不出名字鸟儿的啼鸣。跷跷板身后有老伙计黑玫瑰跟随,也不用担心,会在山上遭遇到什么意外。

是意外还是不幸发生了,盘踞在一棵树杈上的大青蛇,吓了跷跷板一跳,女孩怕蛇,自古有之。跷跷板脸色苍白忙向后退,爱犬黑玫瑰勇敢地迎了上去,嘴里不停地“汪汪”发出警告。

这条大青蛇毫不示弱,像是不愿意有外来物种入侵领地,扬起吓人的脑袋,嘴里吐着长长的芯子,一副咄咄逼人的架势。跷跷板已经退后一段距离了,怕黑玫瑰在前面有什么闪失,急唤爱犬退后,不要去招惹那条大青蛇。

危机时刻,道士和龙一飞从右侧一个树丛里窜了出来。道士让黑玫瑰退后,他熟练地拾起一根树枝,向大青蛇迎了上去。也奇怪了,这条大青蛇见到道士,忙扭头逃窜。道士疾步上前,用树枝把大青蛇从树上挑落在地,手疾眼快用树枝叉住蛇儿头部,迅速抓住蛇儿尾巴。用力提了起来,嘴里喊道:“你们退后”

这条大青蛇似乎认识道士一般,极力想挣脱道士的手掌。道士用力将它提了起来,好大一条蛇儿,足足有一米多长。大青蛇不肯被人抓获,几次回头想咬道士的手腕,道士深知它的习性,也不急着去拿住蛇头,与蛇儿周旋了好长时间。待蛇儿疲惫无力了,才迅速出手拿住大青蛇的七寸。

“总算逮住它了”道士微笑道。回到道观,道士让龙一飞去药房内拿出了一个玻璃容器,将蛇儿吓人的大嘴按着,顺利地取出了毒液,然后将其放生了。

跷跷板惊愕地看着这一切,刚才好危险,原来这是一条毒蛇。道士说道:“这条蛇儿找寻它好长一段时间了。知不知道,你服下的丹药里,里面有一味药方,就取自这种蛇儿。”并且告诫跷跷板今后在山里,遭遇蛇儿一定不要慌张,不能马上就跑,不能去看它的眼睛,更不能去激怒它。但凡走偏僻的路段,最好手里拿一根树枝,打草惊蛇嘛!永远管用。

其实蛇儿们一般胆子很小,遇到人就会跑,像今天这种不怕人的蛇,出现的情况会很少。道士安慰惊魂未定的跷跷板,让她今天早上,一定要喝一碗热气腾腾羊奶,走心里的寒意。

跷跷板拍了拍胸口,“看在它给我治病的份上,我原谅它了。哎!你们怎么突然从草丛里出来。”

这话是对龙一飞说的,龙一飞露出欣喜之色,“道士创立的阴阳桩,让人大开眼界,与释师傅的竹林阵各有千秋。”

“哦!那一定要去见识一下。”跷跷板来了兴致,一时忘记了刚才遭遇。早饭后,道士邀请跷跷板去见识一下,他自己为了练习足球,而设立的阴阳桩。依然是早上那条小路,不过走在这条路上,跷跷板马上就露出了怯意。脸上的神色不太自然,走路也变得小心翼翼。

虽然有道士在前面开路,龙一飞在后面压阵,跷跷板的心理,依然是慌乱的。所谓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

道士熟练地寻找到这条荒僻的路径,准确地说,如果不是他在前面引路,根本无法找到前进的方向。在许多乱树枝丛中,前行了约两百米左右。忽然前面的视线变得开阔起来,在一堆乱石中间露出一片空地来,大约有四百多平方。

空地中央是一种太极阴阳图形,里面有碗口粗的树桩竖立在地上,大约有几十根,树桩不高约七十公分。道士在空地边缘的一处小木屋内,取出了两只铁沙袋,分别绑在自己的双脚上,吸一口内家真力,轻轻一跃跳了上去。先是见他慢慢地在上面来回走动,几分钟后,脚下步伐节奏明显加快。

跷跷板不明白,道士练的是与武术相关项目,这与足球好像并没有直接联系。整个树桩呈阴阳状,一共有两排。

“道士练的是步伐,他使用了内家真力,我们平常练习足球是在平地上,而道士将这种穿行的节奏,改到树桩上,难度就加大了,如果双脚无力,很容易从树桩上摔下来。”龙一飞一边观看,一边小声给跷跷板解释。

“他这样做,对踢足球有什么好处?”跷跷板仍然不太明白其中的道理。龙一飞曾经练过武术,知道一点其中的门道,但是像道士这样练习足球,还不曾见过。他说道:“足球一般是俩人之间的对抗练习,亚洲人的身体力量,比欧美白人有先天上的不足。道士这样做,是将难度和力量发挥到极致,弥补了亚洲人身体上的缺陷。对我们亚洲人,会起到很大的帮助作用。”

龙一飞早上也只是看到道士在阴阳桩上,来回地加快脚步,并没有见道士在自己脚上添加铁沙袋。如果力量不够,很容易从树桩上摔下来。道士在上面练习了较长时间后,仍然面不改色,可见他练习这种步伐已经有相当的功力了。

依照龙一飞的眼光,道士独创的阴阳桩功夫,适合在足球场上当一名中后卫。他1.88米的身高,以及出众的拦截能力和飘逸的步伐,对付那些足球场上的顶级射手,在这个重要的位置上最合适不过。

道士见时间差不多了,慢慢停下脚步,一跃从树桩上下到地面。跷跷板拍手叫好,“道士,如果我们组建的龙之队都像你这样练,世界杯就会争取到名次了。”

龙一飞说道:“道士练习的时间很长,加上他会内家功力,恐怕我们常人难以达到他的境界。”龙一飞说出了自己的看法。

“不要担心,只要勤加练习,即使达不到我这样的功力,一半的效果也是非常不错。”修正道士让龙一飞不要担心,什么事情都是事在人为。

跷跷板趁机说道:“对呀!有释师傅和道士,还有王跳跃他们几人,相信距离成功就不会遥远了。”

跷跷板鼓励的金玉良言,龙一飞瞬间感到自己身上的力量在增长,他内心涌动出无限的渴望,如果不发泄出来,一定会憋坏身体。“道士,什么时候也让我练习这种训练方法。”

修正道士注意到,龙一飞眼神里坚定的信心,爽快地答道:“好呀!咱们现在就开始。不过你得随我回到道观,先从修炼道家内力开始。这里的阴阳桩,要具备一定的内力才可以进行训练。”

日子就这样一天天过去了,转眼之间龙一飞与跷跷板在武当山道观,居住了近一个月时间。龙一飞天天跟随道士修炼道家内力,道家的太极内功对人体的健康有益无害。舌头低上鄂,双目自然下垂,眼观鼻,鼻视心,心留丹田。调整呼吸节奏,增加内力的延续,周而复始。

在道士的指导下,加上龙一飞本来就习练过武术,根基尚在。道士稍加指点,进展很快。俩人天天学习道家的修炼术,也感染了跷跷板。不过北京女孩不是学习道家内力,她没事就在道观内,拿起道士的医书看过不停。书上记载的各种医理,人体的穴位,中草药的神奇功效等等,深深地吸引了跷跷板。

一天来自少林寺的信鸽,带来了释师傅的一封信。信上说,少林寺同意了释师傅正式外出踢球,不过得暂时还俗。等释师傅在外面功成名就,如果释师傅愿意,仍可以回少林寺。

看到这个好消息,龙一飞高兴得跳了起来。但是释师傅又透露了一个坏消息,目前在少林寺因为此前一直不准,师傅们参与练习足球,所以少林寺能够踢足球的师傅,到目前为止,只有他一人。

龙一飞联想到在武当山的道观内,目前也只有修正道士在练习足球。哎!像释师傅和修正道士这样的人才太少了,龙一飞不禁感慨万分。

在武当山练习道家内力,已经有了一点进展,但是释师傅的一封信,将龙一飞的思绪彻底搅乱了。一天,道士说道:“近几日感觉,你的内心不平静,这对习练内家功夫,没有任何帮助。”

龙一飞只得坦言,“按照时间推算,如今已经寻得六人,还差五人。剩下五人,不知道从何入手。”龙一飞将心中的的烦恼,向道士倾述。

道士沉思良久,安慰道:“你身边的女施主,一路跟随你而来,她的为人非常聪慧,社会上的视野或许比我们开阔,不妨将此事向她表明,说不定会有什么良策。”

“嗯!……”道士的一席话提醒了龙一飞。与跷跷板相识以来,跷跷板的确给他出了不少好主意。近来跷跷板一门心思都放在道士的医术上,道士看在眼里常常默默点头。如果有一位心细的女孩子学习医术,自然是件高兴的事情。

寻找剩下的五人,才是龙一飞此行的头等大事。练习道家内力,不是一天两天能够完成的事情,道士经过十几年的修炼,在有今天的成就。龙一飞想,在以后的日子里多加练习就行了。

但是现在的核心任务是,寻找足球能力超强的人才。他来到跷跷板居住的厢房外,见跷跷板手里拿着一把银针,正在一个医学人体模特上寻找穴位。见龙一飞推门进来,跷跷板皱起眉头,“今天的太阳从西边出来了,怎么会到我这里来?哦!明白了,莫非你想让我试一试,我最近学到的针灸术。快说吧!你什么地方不舒服。”跷跷板头也不抬,仍然在模特身上寻找穴位。

龙一飞哭笑不得,知道跷跷板话里透着不满,责怪他整天不见人影。只得脸上赔笑道:“抱歉!这些日子让你寂寞了。对不起,现在我们或许该对这里说再见了。”

“什么!”跷跷板闻讯感到很诧异,是什么原因让龙一飞改变了主意,有了离开这里的念头她缓缓放下了手里的银针。

 

 


※ 来源: http://www.JiaoYou8.com ※
 
更多"文学创作"类日记
《七律》猎珍吟cacloud
《七绝》题夏菁古筝之彝族舞曲cacloud
《歌词》晚风cacloud
《歌词》念故乡cacloud
戏吟四季cacloud
《水调歌头》北斗新传cacloud
像極了愛情RiverTulip
《五绝》为友人题照cacloud
《七律》咏郁金香cacloud
《七绝》路易斯湖游吟cacloud
查看全部...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服务条款 - 隐私权政策
© Unknown Space , since 19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