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用帮助  
会员浏览
    fan77的日记 用户日记页 -- 关闭
 
第十章续集字体[ ] 颜色[ 绿 ]
分类:文学创作  创建于:2016-02-19 被查看:1009次 [收藏:日记|作者] [评论]

但是跷跷板这次不会听从龙一飞的安排,吵闹着要龙一飞,一定要陪她去广州城里,挑选两件像样的衣服。去见未来的丈母娘,那可不能有一点马虎。见面的第一印象,对跷跷板来说非常重要。

龙一飞经不住跷跷板的劝说,开着丰田越野车带着跷跷板,一连逛了好几家广州的品牌服装店。大多数男人陪女人买衣服,件非常辛苦的事情,尤其是对衣服爱挑剔的女人们。只要女人们站在穿衣镜前,似乎一个个着了魔般,对身上的衣服总会挑出各种毛病来。颜色不行,搭配不行,款式不行,真不知道她们究竟要穿什么?

平时见跷跷板的穿着,也没怎么爱讲究。可是这个时候,跷跷板终于露出了女人的本来面目。望着龙一飞接近哀求的眼神,跷跷板脸上挂不住了,终于在成百上千件衣服堆里,选了两套今年的新款淑女装,外搭两双漂亮的高跟鞋。

龙一飞眼睛一亮,跷跷板摇身一变,从穿衣镜里出来,由一位活蹦乱跳的女孩,变成了一位有女人味的淑女。龙一飞不由得竖起大拇指,给她点了一个赞,这种变化只有心细的女人们才能办到。

龙一飞决定给他的母亲,严小旗女士来一个突然袭击。他将越野车停到了,她母亲公司的地下车库里,不料被看守车库的老王发现。老王是公司的老员工了,见一辆熟悉的蓝色越野车出现在视线里。

马上拿起对讲机,准备给大楼值班的贾经理汇报。龙一飞忙向老王摆手,让他不要泄露消息。老王笑盈盈地上前,“一条龙,怎么好长时间不见,你在红金龙足球队踢球了?”老王与贾经理是红金龙足球队的铁杆球迷,只要龙一飞来到公司,就会立即上前打听自己感兴趣的话题。

这么长时间不见红金龙足球队的前锋,一条龙在球场上飞奔,还以为龙一飞出了什么意外,比如受伤什么的。他和贾经理每次遇到老板严女士,都不好开口提及此事。

今天终于见到一条龙笑盈盈的从车里出来,“你好!王叔,这么久不见,还好吗?”龙一飞与王叔和贾经理是老熟人了,他们几人能够在一起总是谈笑风生,就是因为足球的缘分。

当车里的跷跷板下车后,出现在老王的眼睛里,老王瞬间像是明白了什么?“一条龙,交漂亮女友了,不准备踢球了吗?”老王很诧异地问道。

龙一飞笑着向老王介绍跷跷板,望着一对俊男靓女,手里捧着一打鲜花并肩走向公司大楼。老王冒着被一条龙责问的风险,偷偷地向贾经理呼叫,“老贾,老贾!我是老王,紧急情况。一条龙带了一位靓女回来,正向你那个方向走来。不过要注意,不要暴露是我说的。”

肥胖的贾经理闻讯,他当时正在洗手间里方便,立即向大楼的主电梯跑去。有好长时间没有和一条龙讨论足球,他似乎有许多话要问龙一飞。

然而龙一飞知道与几位朋友碰面会纠缠不清,拉着跷跷板走大楼的另一侧电梯。现在是下午的五点多,如果他母亲在公司,一定会在办公室处理公务。

秘书小丁见龙一飞带了一位漂亮的女孩,手里拿了一大束鲜花,出现在走廊过道处,忙起身向他点头,示意董事长在办公室可以进去。

龙一飞轻轻地推开了房门,见母亲埋头正在办公桌上写着什么。龙一飞向跷跷板摆手,示意不要出声。他蹑手蹑脚走到严女士桌前,将一大束鲜花放在严女士桌上。忽然出现的一大束鲜花映入严女士眼帘,严女士一愣,随即很快就反应过来:“是兔子吗?你回来了。”严女士情不自禁叫上了龙一飞的小名。龙一飞小时候总爱蹦蹦跳跳,严女士于是给他取了一个叫兔子的小名。

每次龙一飞遇有自己高兴的事情,就爱放一支鲜花在严女士桌上,他想让母亲跟他一起分享喜悦的心情。这个习惯已经持续了很多年,这是属于母子俩人之间的小秘密。然而这么大的一束鲜花,是非常罕见的一件事情,即使当年龙一飞得了中超冠军,也没有出现过这样的情况,不知道有多少高兴的事情等待着他和母亲一起分享。

严女士忙抬起头来,不料龙一飞动作敏捷,迅速用手蒙住了母亲眼睛,“严小姐,不许睁开眼睛,知道桌上是什么鲜花吗?

对于儿子的这种顽皮,严女士有很长时间没有品尝到了,她心里涌上一股甜丝丝的感觉。但是心里马上想到,究竟是什么高兴的事情,会让儿子如此兴奋。放一大束鲜花?她与儿子仅仅几个月不见,但是断断续续,还是能够从儿子的手机里,知道一点儿子的一些情况。究竟会是什么情况呢?严女士猜不透。

就在严女士费神之际,偶然从龙一飞的手掌缝隙处,看到了办公室桌前一双漂亮的女士高跟鞋。天啦!莫非是兔子领了一位他喜欢的女孩回来,这!这可是一件大事。

严女士想马上看到女孩的模样,于是故意说道:“你是不是把梅西请回来了,值得那么高兴?”

“比梅西还重要的一个人”龙一飞笑盈盈地说道。

“哟!比梅西还重要,那非得见一面不可了。”严女士故作吃惊状,她料得没错,眼前的女孩一定非同寻常。

龙一飞慢慢的松开了母亲双眼,一位婀娜多姿,仪态万千的靓女映入严女士眼帘。不错,兔子的眼光蛮准的,如此精致的女孩,让严女士看上一眼,心里就默默地接受了。就是不知道接下来,女孩的为人怎样?如果是一位贤惠型的女孩,那就完美了。

“哎呀!欢迎!欢迎!”严女士一连串赞叹地语音,她从心里立即喜欢上了这位陌生的女孩。马上离开座位,上前热情地拉着女孩双手,嘴里呼叫秘书小丁,立即取消晚上所有的活动。跷跷板面色腼腆,第一次拜见未来的丈母娘,心里久久不能平静,紧张感是难免的。

在董事长的办公室里,充满了一连串温馨的笑声。秘书小丁知道,董事长久未谋面的足球小子回来了,董事长今天是不会再处理公务了,他轻轻地掩上了办公室房门。

天下间的母亲,可能都会盼望着有这么一天的到来,身为两家上市公司的严小旗女士也不例外。转眼间儿子终于长大了,到了该谈婚论嫁的年龄,她在一家高级餐厅里,满面笑容地招待跷跷板。

在与跷跷板短暂相识的一段时间里,严女士还是非常满意,跷跷板的举手投足之间,无不显示出了这位北京姑娘,不错的家庭教养以及个人的魅力。比较龙一飞这个傻小子,人家姑娘的学识肯定在龙一飞之上。

严小旗女士一直希望龙一飞的另一半,具备非常好的人品。当得知乔巧妹与龙一飞在这次的寻访之旅中,经历了非常多的艰难险阻,俩人之所以能够走到今天,完全靠着两位年轻人,彼此之间一直爱护着对方,一颗执着的心灵。

今晚严女士非常开心,对龙一飞领回家的北京姑娘想当满意,她当即表态,要龙一飞好好珍惜这来自不易的缘分,对这份感情一定要倍加呵护。后来,在餐桌上,当跷跷板主动谈起了自己的家庭情况。没等跷跷板开口,严女士首先袒露自己的观点,她拉着跷跷板的双手,想打消跷跷板的顾虑,她只有一个条件。不在乎龙一飞的女友家庭怎样,她看中的是对方上佳的人品。

对于善解人意的严女士,跷跷板自然也流露出了真诚的笑意。表示她家里也会欢迎龙一飞,出于一种礼貌,她介绍了自己家里的一些情况。

龙一飞还是初次听跷跷板谈起自己的家庭状况,没想到跷跷板的家庭背景还不简单。她父亲在北京,政府高级管理层做事,母亲早年经商,独自经营了一家规模较大的品牌连锁餐厅,怪不得有一张特别能吃的小嘴。

这种温馨的家庭气氛,一直持续到了严女士家里。严女士热情招待跷跷板,俩人都是能聊天的好手,什么话题都能够涉及。相反把龙一飞冷落在了一旁,女人们碰面真的都喜好聊天吗?

带着这个疑问,龙一飞回到自己的小天地,他急急忙忙整理自己的房间,如果让跷跷板看见了,几个月不曾归家的地方凌乱不堪,有失他作为一个男人的面子。一般男人的房间,对比女人的房间,都会不怎么爱好整洁,龙一飞也不例外。

他的私人房间里有很多的奖状、奖杯、以及许多的个人荣誉,房间内不少地方还有他与不同时期的队友、教练合影。唯有床头一张照片特别与众不同,那是他与母亲的合影照片,这张珍贵的照片,是龙一飞小时候正式参加踢球时的情景,那时候他才九岁。

没想到跷跷板与龙一飞的母亲聊完天之后,就起身准备告辞了。严小旗女士极力挽留她在家中留宿,二楼有客房让跷跷板不必拘束。跷跷板很有礼貌地表示,一定要去酒店,她说:“等征得她父母的同意,才能正式确立与龙一飞的恋爱关系。”

跷跷板这样不失礼数的安排,深得严女士夸赞,连说:“这样很好,龙一飞就不会想到这一点。”

龙一飞开车送跷跷板去附近的酒店,在车里跷跷板坦言:“伯母真好,与她聊天一点都不会紧张。”

龙一飞笑道:“她母亲常年在外接触生意场上的朋友,与各式各样的朋友都能够打交道。不知道到时候,我能够顺利在你家里过关吗?”

这个问题,跷跷板不能马上答复他,只是笑盈盈地望着窗外。广州的夜景灯火辉煌,这是一个典型的南方开放城市,这里的人们都习惯夜生活,随处可见穿梭的人流。这里不像北方城市,到了午夜时分,大街上几乎没有什么人影。

在酒店外与跷跷板依依不舍的道别,跷跷板说道:“明天就去订机票,俩人一起飞北京。”

这次轮到龙一飞紧张了,他说道:“该准备一些什么,是不是像跷跷板那样,马上去买几件像样地衣服。”

跷跷板笑道:“不必紧张,到时候人去了就行。”

严女士能够理解龙一飞迫切想要去海外的原因,足球是龙一飞的命根子,当得知龙一飞与跷跷板这次能够主动回到广州,除了带女友跷跷板回来与她见面,还有个主要原因,就是希望能够得到她的理解与支持。严女士表示一切都没有问题,如果有什么困难就提出来。

临别广州之前时间很紧,按照跷跷板的约定,龙一飞与她在机场相见。龙一飞去见了广州红金龙俱乐部的名誉经理方友友小姐。

肥胖的方友友经理见到了朝思暮想的龙一飞,嘴里尖叫着,控制不了自己的情感,主动冲向前去,马上给龙一飞来了一个热辣的熊抱。

龙一飞没有更多的空余时间,简单地介绍了少林寺的释小者师傅、武当山的修正道士,并且询问了有关扎西巴桑、买西提·阿卜杜拉的情况。方友友小姐得知这次龙一飞前来,又给俱乐部带来了两员虎将,当即笑得合不拢嘴。连连表示要给龙一飞加薪,马上拿出一张银行卡。

龙一飞没有马上透露下一步的目标,这是跷跷板的主意,跷跷板说,去国外就不像在国内,工作还没有顺利开展,行事应该低调。龙一飞听取了这个建议。

方友友小姐在后面追着龙一飞来到了大厅,见龙一飞搭上了一辆出租车扬长而去。她后悔得直跺脚,为什么没有用力拉着,久别重逢的龙一飞。

在北京首都机场出现了两位俊男靓女,前来迎接他们的是,跷跷板的死党鲁冰花,好姐妹见面自然免不了一番亲热。鲁冰花嘴里嚷嚷着,问跷跷板学会了饲养信鸽没有?如果没有,鲁冰花表示就不能饶恕她。

想一想,或许今后跷跷板与鲁冰花在北京的家里就能靠信鸽来联系了,这种新奇的通信方式,鲁冰花光着就兴奋。

跷跷板讲述了在武当山,不仅学习了驯养信鸽,还学习了中医里面的扎银针什么?鲁冰花闻讯,惊讶的睁大了眼睛,她不相信与跷跷板分手后,在短短几个月里,跷跷板身上竟然会有这么大的变化。

令她惊讶地事情还不止这些,跷跷板附耳鲁冰花,一番密语,“啊!你们还要出国,去万里之外的南美洲。”鲁冰花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晚上,乔木在家里宴请龙一飞和鲁冰花,整个晚上都能听见乔木爽朗地笑声。旁边的张晓心女士就不一样了,她始终在默默地观察龙一飞的一举一动。要知道乔家就这么一位千金,未来闺女的幸福,全靠当父母的一双火眼金睛来甄别。

虽说龙一飞的情况,按照常理来判断,家里有一位富有的母亲,又是一位独生子,家庭状况自然是没得说。但是龙一飞一直热衷于他的足球,好像对经商并不感兴趣,这就暴露出一个问题。张晓心女士希望,未来的女婿,应该能够支撑起家里的经济重担。父母毕竟渐渐年岁不饶人,所有的家庭责任,只能靠未来的女婿来承担。

在张晓心的眼里,跷跷板是位女孩,她的责任是照家里,结婚后不易抛头露面,教育后代的责任就应该落在她的身上。张晓心用非常传统的观念,来看待龙一飞。跷跷板看母亲整晚没有过多的表态,知道张女士今晚为何冷眼旁观,她知道母亲的心思。

按照她先前的布置,她与龙一飞回到家中,礼节性地参拜一下父母彼此认识。没有直接提出要出国寻找足球人才,这一点她母亲肯定不会同意。跷跷板为此想了一个办法,就说她非常想去欧洲旅游,她是学摄影的,借机可以浏览欧洲的自然风光。她一个人去不安全,现在有了男朋友,可以与龙一飞一道同往。

跷跷板的父亲乔木,对龙一飞就不一样了,他对龙一飞是一百个放心。因为先前从鲁冰花哪里,他得到了更多的情报,早把龙一飞当自己人了。龙一飞与闺女的交往,几乎就在他的掌控当中,看着龙一飞一张英俊的面容,乔木心里乐开了花。

对龙一飞的考察,乔家基本上通过了。跷跷板马上开展了下一步的行动,随即宣布了出国旅游,她怕夜长梦多,她母亲是不能低估的一个角色。乔木表示不反对,张晓心也找不出理由来横加干涉。不过张晓心留了一个心眼,她说:“等旅游回来,要找龙一飞来一次促膝谈心。”

事情就这样定了。临别前,乔木亲自开车送龙一飞与跷跷板去机场,还把自己珍藏多年,一枚古代蓝色幸运钱币交给了爱女,希望能够让俩人这趟出国之行带来好运。

望着一架绿白色线条的航班腾空而起,乔木在机场候机厅抬头,仰望这架载着他宝贝女儿和未来女婿的航班,在蓝天白云的映照下,默默祝福他们俩人一路顺风。

 


※ 来源: http://www.JiaoYou8.com ※
 
更多"文学创作"类日记
《七律》猎珍吟cacloud
《七绝》题夏菁古筝之彝族舞曲cacloud
《歌词》晚风cacloud
《歌词》念故乡cacloud
戏吟四季cacloud
《水调歌头》北斗新传cacloud
像極了愛情RiverTulip
《五绝》为友人题照cacloud
《七律》咏郁金香cacloud
《七绝》路易斯湖游吟cacloud
查看全部...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服务条款 - 隐私权政策
© Unknown Space , since 19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