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用帮助  
会员浏览
    fan77的日记 用户日记页 -- 关闭
 
第十一章亚马逊雨林字体[ ] 颜色[ 绿 ]
分类:文学创作  创建于:2016-02-19 被查看:1159次 [收藏:日记|作者] [评论]

                              十一章

                            亚马逊雨林

 

在西班牙的马德里转机,搭上了一架欧洲的夜航班机,径直飞往南美的足球王国巴西。这次在国外的路线,几乎全部由跷跷板制定。跷跷板对足球的理解,她认为,巴西人热情、奔放,足球在跳桑巴舞的巴西人脚下魅力十足,第一站去巴西没有什么好犹豫的。

她这个观点龙一飞不能全部赞同。南美的巴西、阿根廷,它们的足球技术是不错,都有自己鲜明的特点。但是伴随全球化时代的到来,身体强壮的欧洲人,也开始注重自己脚下技术的突破,很长的一段时期以来,再没有出现球王贝利、马拉多拉那样神仙级的人物,就很好的说明了这个问题。

俩人在西班牙为此争论不休,跷跷板喊了暂停,她拿出了自己的看家宝贝,老爸送给她的蓝色幸运钱币向空中抛去。随后跷跷板在一阵兴奋地笑声中,笑盈盈地宣布,行程不能变更,龙一飞只能愿赌服输。

第一站踏上了巴西北部的土地,跷跷板说,来一趟巴西不容易,怎么也要去一次闻名遐迩的亚马逊热带雨林。俩人万里迢迢来到巴西,准备从亚马逊流域开始这次行程。

龙一飞知道,一定是亚马逊热带雨林,美丽无限的自然风光,勾起了跷跷板的摄影兴趣。好在这是足球王国巴西,无论在这片土地的任何地方,都有狂热地足球爱好者,龙一飞也不必为此担心。

从西班牙飞往巴西北部的贝伦地区,这里是亚马逊流域的尾部地区,相当于中国长江流域的上海地区。刚下飞机,跷跷板感觉什么都是新鲜的,耳边不断闪现的一连串葡萄牙语言,龙一飞与跷跷板相视一望,只能皱着眉头发呆。好在跷跷板的母亲张晓心女士的连锁餐饮业务,长期有生意伙伴在巴西北部地区贝伦,这里物产丰富,各种水产资源数以百计,贝伦地区方面派了一位翻译前来迎接他们,才摆脱了在机场语言不通的尴尬境地。

在贝伦机场,一位叫布廷的巴西小伙子热情洋溢地迎上前来,他脸上戴着一副黑框眼镜,高声招呼着俩人。“你们好!长途旅行一定累坏了。”翻译布廷人很热情,主动帮着俩人拎行李,不断地给俩人介绍当地的风土人情。

然而在熙熙攘攘的航站楼出口,还是出现了一个大家都不愿意见到的意外情况,一不留神跷跷板尖叫了起来,她背的女士双肩包,被一位在机场神出鬼没的小偷盯上了。趁跷跷板不注意之际,小偷尾随跷跷板身后,悄悄地拉开了她的双肩包,将跷跷板的皮包和护照偷走了。等跷跷板警觉反应过来,小偷已经在几米之外了。

“我的护照,我的钱包。”跷跷板大声尖叫着追了过去。小偷穿了一件,米黄色短袖上衣,在人群里十分显眼。龙一飞疾速追了上去,可是机场人很多,机警地小偷对地形十分熟悉,眼看着消失在人群里。

从后面追上来的跷跷板,拉着龙一飞的手着急地说:“小偷盗走了护照,怎么办?”翻译布廷听后邹着眉头,“护照丢了会很麻烦,得尽快找回来。”

负责机场安全的警官们带着他们一行几人,几乎走遍了整个机场航站楼,甚至连机场厕所都搜了一遍,希望能够出现一次奇迹。从前也有类似情况,小偷只要钱,皮包和护照被扔在了机场的某个厕所内,然而这一次小偷并没有这么做。

从机场警察局出来后,就在大家失望之余,翻译布廷提供了一条信息。在当地的黑市说不定能够碰碰运气,小偷或许正在黑市出售护照。

龙一飞向跷跷板望去,跷跷板点头表示同意。布廷驾驶小车载着俩人,向城里的黑市快速驶去。

布廷是本地人,对道路尤其熟悉,用不了多长的时间,一行几人来到了城里一处黑市交易地点。这里是当地一个小商品集散地,什么小商品都有,电器、百货、食品等等。四处随意码放的商品,几乎占据了附近好几条街区,如果不是翻译布廷领路,龙一飞和跷跷板说不定会在这里迷路。

布廷带领俩人来到了街边一个咖啡屋,里面已经坐了不少人,各种皮肤的人士都有,白人、混血人、黑人,大家都在谈论着自己感兴趣的话题。龙一飞和几人商量,他见过小偷的背影,由他一人进去搜寻,留下翻译布廷和跷跷板在外面接应。 跷跷板将自己的幸运钱币交给龙一飞,希望能够借此带来好运。

龙一飞用眼神仔细搜寻咖啡屋每一处角落,希望能够有所发现。忽然,一位身穿黄色短袖,皮肤黝黑的瘦高个混血男子,坐着咖啡屋一个偏僻的角落引起了他的注意。没错,瞧那人的身影,在龙一飞的记忆中,好像应该就是那位小偷,龙一飞极力按捺兴奋的心情,慢慢的向他走去。

就在龙一飞不露声色慢慢靠近小偷,不料这位个子瘦高,眼神贼尖地小偷抬头认出了龙一飞,将手里地咖啡向龙一飞泼去,随即抓起桌上的护照,快速向咖啡屋后门逃窜。

这次不能再让他逃掉了,龙一飞闪身躲过了泼来的咖啡,飞身向咖啡屋后门追去。屋内突如其来地动静,惊动了守候在屋外的翻译布廷和跷跷板,待俩人来到咖啡屋后门的街区,已经不见了龙一飞和小偷的踪迹。

小偷一路狂奔,原本以为会很快甩掉身后的龙一飞,不料这次他打错了如意算盘。龙一飞在后面紧追不放,小偷好几次差一点让龙一飞逮住。瘦高个的小偷没命地在前面狂奔,嘴里不断喘着粗气,顺手牵羊又偷走了停在路边的一辆小车,他打算改变这种不利局面,彻底摆脱后面追击的龙一飞。

龙一飞急忙招手叫停了一辆出租车,龙一飞不懂西班牙语,急切地用手指向前方,意思是让司机追上前面那辆灰色小车。的士司机是位热心的巴西肥胖大婶,见龙一飞在自己的车内一阵瞎比划,只能明白个大概意思。巴西大婶熟练地驾驶出租车,向前方逃窜地灰色小车追去。

龙一飞的手机响了,传来了跷跷板焦急的声音:“一条龙你在什么地方?安全吗?”

“我在一辆出租车里,正在追那位小偷,你让翻译与出租车司机说话。”龙一飞说道。

翻译布廷和出租车大婶简短地聊了几句,这下出租车大婶明白了当前发生了什么状况,她睁大了一双眼睛,手里不断比划OK的手势,意思让龙一飞放心,她会很乐意提供帮助。

出租车沿着公路行驶了好长一段时间,在龙一飞的视线里,前面的灰色小车一直时隐时现。大约过了十多分钟,灰色小车离开了公路,行驶到一处地势低洼处,忽然间就没了踪迹。

来到灰色小车失去踪迹的地方,这里有好几条岔路,热心的出租车大婶显然被出现的状况难住了,她不知所措,用眼神征询龙一飞的意见。龙一飞一时也没有更好的主意,只好挥手让大婶停车。

这里的道路潮湿,地面坑坑洼洼。下车之后,肥胖地巴西大婶仔细观察了这里的地形,忽然,她鼓起一双金鱼眼睛,像是明白了什么,不断用手指向左前方一条岔路,嘴里大叫:“快去追,傻小子,小偷去了码头。”

龙一飞听不懂大婶嘴里嚷嚷着什么,但是看大婶挥舞的手势,明白是让他从左前方追小偷。

龙一飞一边快速奔跑,一边回头高声道谢:“大婶……谢谢啦!回头一定把车费给您。”

这里是巴西北部亚马逊流域的低洼地区,河流分支密布。小偷借助熟悉地形的缘故,想摆脱后面纠缠不休的龙一飞。小偷狼狈地奔跑着,来到了贝伦郊区河流一处不大的码头,慌慌张张跳上了一艘正要离开码头的货运驳船。

不久,龙一飞汗流满面地来到了码头,眼睁睁地看着小偷,得意忘形地站在船头,挥舞着手里的护照。

小偷嚣张的气焰,激怒了龙一飞,龙一飞不甘心就这样回去向跷跷板交差。他瞪着一双愤怒的的眼神,不断跺着脚,冲着距离岸边几十米远的驳船,高喊着:“你等着小子,今天不把你逮着,我就不叫一条龙。”

为了回跷跷板的护照,龙一飞马上行动起来,沿着码头附近寻找船只,很快来到一艘,停靠在内河流域行驶的货运船上,他焦急地与一位中年白人船长进行交谈。这位白人船长不懂龙一飞说什么,叫来了船上一名亚裔水手。终于在语言上能够沟通上了,龙一飞表示临时租用这条船只,恳请船长帮助他,追上不久前刚刚离开码头的那条驳船。

龙一飞开的价格显然打动了那位白人船长,船只上面的人员忙碌起来,“解开缆绳”船长下达了开船的信号。一阵“突突突”马达轰鸣地声音在河道上响起,货运船上的烟囱里冒出了滚滚浓烟,船上能够闻到满是刺鼻的柴油味道。

开始龙一飞还一直担心,这艘老掉牙的船,能赶上前面那艘驳船吗?船长嘴里叼着一只烟斗,站在驾驶舱位置亲自掌舵,拍着胸脯信心十足的表示,不要小瞧了这艘机动船。货运船加足了马力,将船只的航行速度提到最高。

很快过了一条江面弯道,烟囱里不断喷出的浓烟,机舱内高速运转地机器,将航行速度提到最高。终于在船头前方亚马逊江面上游,大约一公里远的地方,出现了那艘驳船的影子。

龙一飞举起双手振臂一挥,搂着白人船长肩头表达了自己的谢意。船长满脸笑容,嘴里一个劲地抽着他那只心爱地烟斗,嘴里骄傲地用葡萄牙语说道:“用不了多久,就能够追上前方那艘驳船。”

在不断追过程中,岸边的树林日渐密集,货运船进入了热带雨林范围。江面上不时也有往来船只,在河流上行驶。在前方那艘驳船后面,靠右侧的位置,忽然一艘吨位不大的蓝色货运船只,差不多与龙一飞他们这艘船一样大,出现在龙一飞的视线里。这艘蓝色货运船,在江面上距离龙一飞所在的船只,大约有百多米。在该船船尾部位,一位个子不高皮肤黝黑的年轻人,脸上涂着一块蓝色油彩他的出现,立即吸引了龙一飞的目光。

这位脸上涂着蓝色油彩的年轻人,在船尾不大的甲板上,正在进行足球表演。他杂耍般在玩弄一只足球。黑白分明的足球在他身上,犹如黏在他身上般,显得动感十足。足球在他头上、肩上、大腿、脚掌处,来回不停地移位。神奇地足球,伴随着他不断变化的身体姿态,在摇晃的船体上,不离这位神奇的巴西人身上。

“好!”龙一飞瞧着眼里,不由得在心里暗暗喝彩。忽然龙一飞想到了一个问题,这可是在船上呀!要知道龙一飞也是踢足球的行家了,偶然也遇有喜爱颠球的朋友,展示自己的足球功夫。但是圆滑的足球在陆地上,或许技艺高超的人员,经过不断地刻苦训练,或许能够达到这样的效果。然而这是在河流上,在不断摇晃的船只上,其难度就可想而知了。不仅如此,这位年轻的巴西朋友,在做罕见的足球移位。

正在驾驶船只的船长也留意到了这个情况,“巴西人热爱足球的热情,无法用语言来描述。瞧那年轻人的身手,简直就是一位天才。”龙一飞没想到身边的船长也是一位球迷,船长为那位年轻人的精彩表演,送上了极高的赞誉。

龙一飞瞧那位年轻人衣着极其普通早有耳闻在巴西诞生的许多传奇足球巨星,就来自这些毫不起眼的中下层人群中。

“船长,前方的驳船驶入了左方河道。”驾驶舱里,那位懂中文的亚裔水手提醒白人船长。

“哦!”刚才船长被那位足球天才分散了注意力,回过神来后,马上准备调整船只的行驶方向。

巴西的贝伦地区,处于亚马逊流域下游,这里河道密布,从上游汇集流经本地区的支河有很多,稍小一点的河道更是不计其数。如果不是熟悉地形的船长,说不定会让船只迷失在河流上。

白人船长老练地驾驶船只,正准备将他这艘货运船驶入左方河道。不料身旁的龙一飞突然出手,抢夺了船长手中的驾驶舵,忽然让船只改变了方向,驶入了右边的河道。

“喂……小子!你知道这是在干什么嘛?”盛怒之下,白人船长不理解龙一飞这是要干什么?突然出现的激动情绪,连他嘴里的烟斗,都掉在了甲板上。

“抱歉!对不起!……”龙一飞连忙解释。

龙一飞被刚才那位足球天才的完美表演,深深地震撼住了。眼看着天才所在的船只即将驶入右边航道,他脑子里高速运转着。如果他私募的龙之队里,缺失了这样一位顶级的足球天才,就这样无声无息地让他错过了,他会抱恨终生,根本不会宽恕自己。


※ 来源: http://www.JiaoYou8.com ※
 
更多"文学创作"类日记
《七律》猎珍吟cacloud
《七绝》题夏菁古筝之彝族舞曲cacloud
《歌词》晚风cacloud
《歌词》念故乡cacloud
戏吟四季cacloud
《水调歌头》北斗新传cacloud
像極了愛情RiverTulip
《五绝》为友人题照cacloud
《七律》咏郁金香cacloud
《七绝》路易斯湖游吟cacloud
查看全部...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服务条款 - 隐私权政策
© Unknown Space , since 19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