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用帮助  
会员浏览
    fan77的日记 用户日记页 -- 关闭
 
第十一章续集字体[ ] 颜色[ 绿 ]
分类:文学创作  创建于:2016-02-19 被查看:1118次 [收藏:日记|作者] [评论]

可是跷跷板的护照又该怎么办?忽然面临的棘手问题。龙一飞的左手一直插在裤袋里,他无意之中,摸到了跷跷板交给他的那枚幸运钱币。白人船长正准备调整船只方向,龙一飞一颗心跳到了嗓子眼上,他迅速从裤袋里拿出了左手……

花了差不多好几分钟,一连解释了无数遍,最后龙一飞不得不提高了本次航行的价格,才渐渐平息了船长的怒气。白人船长还是不理解龙一飞的心思,但是龙一飞是雇主,他花了大价钱,最后一切只能听雇主的。

黄皮肤亚洲人的思维方式,有时候真不能让人理解。为了防止龙一飞再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船长只好请龙一飞离开驾驶舱,到外面的甲板上去吹吹亚马逊流域的河风,让这位冒失的雇主清醒一下头脑。

“你一定要紧跟在天才的后面”临出驾驶舱门,龙一飞不放心甩出了一话。“你离开我工作的地方,我才能够办到。”船长嘴里不客气的回敬了一句。

他俯身捡起了落在甲板上的烟斗,从口袋里摸出烟丝重新装填上,一会儿后,驾驶舱里,船员们又能够闻到那股熟悉地烟。  

前方行驶的蓝色货运船,仍然按照自己的行驶速度缓慢前行,根本没有留意身后不远处,一艘与它差不多大的货运船一直尾随在后面。河道两边茂盛的芦苇清晰可见,岸上的树木越来越多,可是河道却变得越来越狭窄。

这艘船究竟要去什么地方?龙一飞根本没有心思去欣赏,河道两岸亚马逊美丽的自然风光,他站立在船头,眼神始终不离蓝色货运船。希望这次一定要有所收获,龙一飞手里紧紧握住,跷跷板交给他那枚蓝色幸运钱币。

约莫半小时后,蓝色货运船只终于停靠在一简易木筏码头。岸上出现了好几位身材魁梧的当地人,他们早已在此等候,一阵热闹地喧嚣之后,大家一起簇拥着离开了码头,那位足球天才也在其中。

船长很老练,没有过份地逼近前面船只,他耐着性子对龙一飞解释,这样做恐引起别人的误会,接着就宣布本次航程结束。龙一飞表示理解,爽快地拿出了一叠美元,按照开始说好的价格,履行了自己的承诺。

龙一飞正要离开码头,不料货运船上那位亚裔船员向他跑来,“兄弟你语言不通,让我给你当翻译吧!”接着亚裔船员表示,自己叫马可,新加坡人。是喜爱足球的白人船长叫他来的。

送龙一飞的货运船已经缓缓离开了岸边,龙一飞向船只不断挥手,表示对白人船长的敬意。船只上面的船员们,站在甲板上齐声向他呼喊,祝他一路好运。

没有时间去留恋这种场面了,龙一飞与马可飞奔着,向已经消失在码头上的目标追去。

离开简易码头,很快就步入了热带雨林。雨林地区的地形复杂多样,从散布岩石小山的低地平原,到溪流纵横的高原峡谷。地貌造就了形态万千的雨林景观。在森林中,静静地的池水、奔腾的小溪随处可见。参天的大树、缠绕的藤萝、茂盛的花草交织成一座座绿色迷宫。

这里是亚马逊流域的雨林地区,树木茂盛,大片地植被覆盖着整个地区。龙一飞只能依靠,前方人群不断发出的喧闹声音,才能辨别自己要寻找的目标。

龙一飞与马可加快了脚步,唯恐丢失了目标。在丛林里行走,几乎没有什么像样的道路可走,好在龙一飞经过前一段时间,在武当山跟修正道士,学习了一点在树林里,如何辨别方向的小伎俩。不管那群人在热带雨林里的任何方向,俩人始终与那群人保持在100米左右的距离,没有让目标失去踪迹。

可是时间一长,潮湿闷热地雨林气候,让俩人就有点吃不消了。首先是新加坡人马可,他没有遭遇到这样的经历,他脱掉了身上的汗衫,不断擦拭身上的汗水,气踹吁吁跟在龙一飞身后,不解地问道:“为什么我们一直追不上他们?”

龙一飞也注意到了这样一个不合理的情况,按照常理,依照龙一飞他们的行进速度,理应追上前面那一帮人。但是无论龙一飞俩人怎样努力,前方的人群,始终与俩人保持了一段微妙的距离。

他们究竟是什么意思?难道已经发现了我们跟在后面,或是另外有什么企图?龙一飞手里拿着一根木棍,暂时停止了前进的脚步。新加坡人马可刚才提到的问题,不得不让龙一飞警觉起来。

就在俩人疑惑的时候,准备在一颗大树下休息,突然,从密林上端,一张大网从天而降网住了俩人。“喔喝……喔喝”没想到龙一飞跟踪的那一群人,从四周埋伏的树林里窜了出来。

令人惊奇的是,这一群人已经完全变了一身装束。一个个面目狰狞,脸上涂着各种蓝色的油彩,赤裸着上身,手里拿着土著原始部落的长矛。下半身用布条做成的遮羞布,遮挡住私处。

龙一飞立即注意到了,他苦苦追寻的目标,那位足球天才也在其中。马可就不这样想了,他完全惊呆了,想迅速挣脱掉身上的网线。龙一飞却并没有这样做,他不明白对方的意图,不知道他们要做什么?于是伸出手掌拍了拍同伴的肩膀,让他冷静下来。

龙一飞与马可成了这一群人的俘虏。这一帮土著装束的人,其实早已发现身后有人在跟踪,故意露出破绽,让龙一飞他们跟在后面,等进入了这群人的部落领地,才开始埋伏起来动手。

无论新加坡人马可用西班牙语怎样解释,结果都是徒劳的。“野蛮人”马可大声抗议。这一群人高声欢叫着,用布条绑住了俩人的双眼,向他们居住的原始部落走去。

由于热带雨林树木长得高大茂密,一般高度在20米以上,从林到林下树木分为多个层次彼此连接。在热带雨林中,最高的树木可长到60多米高度,例如马来西亚的塔豆,西双版纳的望天树亦高达70米。热带雨林的树木种类组成丰富多彩的林木。尤其是巴西的亚马逊热带雨林,是世界上第二大雨林地区,所包含的热带植物总数,几乎占了世界的一半。

世界上颇为神秘的地区,至今还有最古老的原始部落群体,在热带雨林栖息。他们主动与现代社会交往,还是最近几十年的事情。平时部落有需要的各种商品,长老指派专人走出雨林,带着热带雨林的各种珍稀药材,与外面的世界进行交换。

可是他们也有自己的禁地,一般不会让外人轻易靠近部落居住的地方。龙一飞来到巴西,一门心思寻找与足球有关的各类人才,按照最初计划,与跷跷板在亚马逊流域,欣赏完这里的自然风光,接着就去巴西的里约热内卢、圣保罗等足球热点城市。他想仿照在上海地区,寻找王跳跃那样的模式,准备在这些著名城市的俱乐部里,找到自己满意的目标。

不成想刚到巴西,就遭遇跷跷板丢失护照,接着在热带雨林又遇上了当地的土著人。临来巴西的时候,龙一飞在网上浏览了一些巴西基本的信息,对巴西这片陌生的环境,面对一连串出现的意外情况,在心里上还是准备不足。

渡过了一个令人难忘的夜晚,黎明到来之时,土著人才解开了俩人蒙住的双眼,喝令俩人不准随意走动。龙一飞慢慢睁开自己的眼睛,眼睛所到之处,无不惊异无比。雨林上端的树梢间隙处,五彩斑斓的霞光,透过树林里的层层薄雾,洒向了整个阔叶林。无数美轮美奂的色彩,普照大地犹如仙境般。景色太美了!龙一飞暗自赞叹道。

龙一飞忙去摸手机,如果摄影迷跷跷板在此,一定会拿出相机忙个不停。可是自己的手机早已不知去向,幸好那枚钱币仍在裤袋里。一定是这伙土著人,搜身遗漏了。龙一飞这才发现,昨晚俩人倚在身后一棵粗大的树干上睡了一晚。

突然,一小片果皮从天上落下,刚好砸在龙一飞的鼻尖上,龙一飞抬头向上望去。离地面约七八米的地方,由许多木板、藤条、树枝搭建的简易蘑菇型房子,出现龙一飞的头顶之上。龙一飞诧异地向四周望去,更令人惊奇地是,附近的许多树上,有好几个这样造型的房子。

这里是土著部落的聚集地,树上的一个个蘑菇房子并不大,基本上能够勉强容纳一家人。一双年轻女孩的小脚,来回不停地在蘑菇房子上面去。又有一片果皮快速坠下,这回龙一飞倒学乖了,忙向旁边移动了两步,幸运地逃过了一劫。

“萨利,求您了!给我扔一个香瓜下来好吗!”树下来了一位年轻人,依然是土著人装扮,他嘴里讲的是当地土语。新加坡人马克没有了昨天失魂落魄的表情,站在龙一飞身边给他翻译这种罕见的土语。龙一飞仔细望去,来人正是他要寻找的那位足球天才,

“迪克,想吃香瓜可以呀!必须表演一个你最拿手的节目,不过不能表演你喜爱的足球,咱们今天得换一种方式。如果表演精彩,我身边所有的香瓜都是你的。”被唤着萨利的土著女孩,在树上品着香瓜。她和迪克是老熟人了,俩人在谈论一种游戏。

龙一飞知道了,眼前这位足球天才名字叫迪克。“你想要看什么节目?”迪克问道。

“嗯!让我想一想,给你出一道有难度的游戏节目,别又向上次,让你轻易得到了香瓜。这位叫萨利的土著女孩,约莫十七八岁的年纪,右边脸颊也涂着蓝色的油彩,眉心处还有两排蓝色的小星星,嘴里一副洁白的牙齿,她是部落长老的侄女。据说萨利是该部落最漂亮的女孩之一。她坐在蘑菇房子的木板上,眼神四处游动,目光看到了附近树上细细的藤条,灵机一动说道:“随便选了一个,你就表演一个走藤条吧!”

“什么?你让我走藤条。”迪克吃了一惊,他没想到萨利会出这样一个古怪的游戏节目。距离地面十几米高的热带雨林树上,有无数干枯的藤条,平时也只有森林里,顽皮的猴子们,爱在上面嬉闹。如果有人在上面行走,稍不留神就会从高高地藤条上摔下来,这可是一个充满危险的游戏项目,面对这样一个难题,迪克心有余悸不知所措。

“怎么,你变得胆小了吗?”萨利轻蔑地说道。“连藤条都不敢走,还想吃我的香瓜,你做梦去吧!”萨利挑衅地说道。

一股怒火在迪克内心被点燃了,不,应该是被萨利藐视地眼神激怒了。迪克认为自己,好歹也算是部落里一位勇敢地战士,从来就不惧怕任何挑战。他咬了咬牙,在树下沉声应道:“你可要说话要算数,不能戏弄我。”

龙一飞开始替迪克担忧了,一眼望去,在森林的顶端,如蛛网般的藤条,在森林四周高高地悬吊起。如果从这么高的藤条上摔下来,迪克肯定会受伤不轻。他可不愿意看见,自己千辛万苦寻找的足球天才,就这样被蘑菇房里那位土著姑娘,随便几句话给伤害了。

情急之下,龙一飞想到了跷跷板的蓝色幸运钱币,他想用幸运钱币来做一个游戏,让迪克放弃走藤条这种危险的游戏。“迪克,我来出一个题目好吗?”身边的马可没料到,龙一飞会出声阻止迪克。龙一飞向他使了一个眼神,示意让马可赶紧翻译自己的意思。

不待迪克做出反应,龙一飞从裤袋里拿出了幸运钱币。一枚漂亮的蓝色古代钱币,在一楼阳光的映照下,闪着蓝澄澄的光芒,出现在迪克的眼神里。蓝色钱币的出现,立即吸引了迪克的眼光。

蓝色,是这个原始土著部落至高无上的幸运色彩。迪克乘坐的货运船、部落里每一位成员,无论男女脸上的蓝色油彩,都与蓝色有关。部落里千百年来一直盛传着,一切与蓝色有关的珍稀器物,都被部落视为与宇宙神明有关。

忽然,迪克扑通一下跪倒在地,双手伸直匍匐在地,嘴里默默念着龙一飞听不懂的语言,忽然向龙一飞参拜起大礼来。龙一飞手中闪闪发光的蓝色钱币,被迪克视为部落的圣物。

消息传得很快,部落迎来了最尊贵地客人,按照部落的习俗,只要被部落长老点头认可,将会举办盛大的欢迎晚宴。部落里几乎所有的人,都要参与庆祝活动。马上部落里的男人们忙着狩猎,女人们忙着烹煮各种龙一飞从没有见过的食物。熏刺猬、烤地鼠、酱蛇肉、手撕野鸡等等,各种珍奇的花草、蘑菇,无数热带雨林特有的水果,在龙一飞和马可的身前,堆放成了一座小山。

部落里最漂亮的土著姑娘们,扭动着奔放地舞姿,嘴里发出一阵阵低喝声,在空地上翩翩起舞。萨利也在女伴们中间,轮到她扭动舞步,靠近龙一飞身边展示自己的舞姿时,眼波流动,满含无限的情意。

萨利手里捧着一壶美酒,给龙一飞倒了一大碗。部落长老微笑着,请客人们不要推辞,一定要品尝一下部落酿制的美酒。长老的盛情款待,龙一飞不好推辞,只好勉强喝完了碗中的美酒。

新加坡人马可简直不敢相信,眼前一切都是真的。他数小时前,还在为不幸落入土著人手里,嘘唏感叹自己的命运发愁。因为他在巴西地区待的时间较长,早有耳闻,经常就有人不守规矩,不慎闯入土著人居住的部落领地,大肆猎杀、砍伐热带雨林的各种珍稀物种。常常被愤怒地土著人,一个个逮住割掉舌头,吊在森林里,变成了各种野兽们的免费美餐。

土著人一直沿袭了祖宗们留下来的一套规矩,但凡有外人对领地构成了伤害,就会毫不客气地进行还击。如果伤害了谁,在森林里白白地丢了性命,当地政府也不好管。毕竟它们是最原始的土著部落,谁让你无故去侵犯别人的领地,那可是犯了森林里的大忌。

然而今天晚上的情形就完全不同了,龙一飞和新加坡人被视为部落最尊贵的客人。晚上的活动持续了很长时间,龙一飞被热情的长老灌得酩酊大醉,不省人事连睡在什么地方,最后都不知道了。


※ 来源: http://www.JiaoYou8.com ※
 
更多"文学创作"类日记
《七律》猎珍吟cacloud
《七绝》题夏菁古筝之彝族舞曲cacloud
《歌词》晚风cacloud
《歌词》念故乡cacloud
戏吟四季cacloud
《水调歌头》北斗新传cacloud
像極了愛情RiverTulip
《五绝》为友人题照cacloud
《七律》咏郁金香cacloud
《七绝》路易斯湖游吟cacloud
查看全部...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服务条款 - 隐私权政策
© Unknown Space , since 1996